• 学习名家好榜样:淡墨痕中君犹在,紫砂壶里茶未凉_追忆张翼健先生

    淡墨痕中君犹在,紫砂壶里茶未凉


    ——追忆翼健先生


    吉林省教育学院    张玉新



        黄苗子说启功先生有个百宝囊,他高兴的时候拿出几件宝贝叫你看看,但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箱底里有多少宝贝。张翼健先生本身就是个百宝囊,可惜他随身带走了。不过我最近有机会搜求他无意遗留下的零散宝贝。翼健夫人授权我处理他办公室的遗物,主要是一些书籍、听课笔记、会议记录、部分手稿。书籍都让希望留点念想儿的朋友挑走,剩下的归我。翻阅这些跨越二十五年的文字记录,先生仿佛早就把自己的生命注入这淡墨痕中,我从这字里行间搜寻着丝丝缕缕,幻化出先生的全息影像。文如其人啊!


    在不少本子的扉页或尾页上,出现最多的是: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大都是用繁体竖着连写的,没有标点。这是先生人格的自道,所以我要先说说先生的人格。


    王鹏伟兄说先生的君子风度是与生俱来的,没法学。听了心里发慌,真是那样我就绝望了。但我一直宁肯坚信先生的风度是后天的,这样好歹给我等一点学习他的信心。那几句话分明出现在不同时期的本子上,字体分明有正楷有行书有草书,说明先生一直以此自况。


    若说这“海纳百川”,你看看翼健先生身边的各色人等,就明白了。先生为一方学政时,熙来攘往,门庭若市,有时鱼贯而出而入。求名者有之,求利者有之,名利兼求者亦有之;雅士有之,俗人有之,俗不可耐者亦有之;饱学之士有之,不学无术者有之,半瓶子醋的也有。总之,决不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正在那伏案书写,进来一位,先生放下毛笔,抬起头,报之以微笑。谈客讲点咸的淡的不咸不淡的,先生认真地倾听,或报以微笑,或报以爽朗的大笑,他不打断你。这位走了,又进来一位,还是放下笔,抬起头,报之以微笑……


    若说先生的肚量是海,这比喻不为过;只是众人等够不够“百川”,不好说。


    再说“有容乃大”,本来同“海纳百川”是一个意思,我硬要分开说,“容”之“大”是先生的胸怀。我侧重指先生对行业、专业方面的人士的包容,不是社会各色人等。先生身边自然有才俊之士,也有歪瓜裂枣。人家才俊之士不用说了,里子面子都好;歪瓜裂枣就不成了,遇着别人早不把你当水果了。翼健先生不会,哪怕你有一点优长,被他发现了,好了,你幸福吧!他虽然当面不表扬你,可是背后为你做的,令你想象不到。


    我可以现身说法。2004年5月,吉林省高中语文教育专业委员会成立会上,我向省教育学会秘书长自我介绍。他说:“你就是东北师大附中张玉新?我知道,翼健从教育学会角度推荐你当省级有突出贡献的青年专家,但没有成功。”这件事先生从没提过,一片苦心让人感动的程度比当上所谓专家幸福百倍。你想,那样的荣誉校长都不能轻得,何况我当时就是语文组的弼马温?


    还有一件办成的。哪一年不记得了,全国中语会换届,我觉得方方面面都应该报鹏伟兄为理事,可是,翼健先生根本就没有告诉我,直接对鹏伟说:“理事应该报玉新,你把表给他填了。”完事了!我成了理事,鹏伟填表!


    这都属于精神上的鼓励,比较抽象。还有行为上的包容,很形象的。


    一件事是我亲见。在长春版教材编写会议上,中间休息。翼健先生和柳玉峰兄坐在相邻的位置上抽烟,还聊着什么。吐出的烟圈就知道一时谈得入港,但见玉峰兄忘形地脱了鞋,把那双袖珍的小脚放到了桌子上——一个爷们儿,穿三十九号的鞋——正冲着翼健先生。看袜子的清洁度知道不会没有味道。可是先生脸上并无难色,依然谈笑风生,如鲁迅先生写三味书屋的寿先生那样笑得身子拗过去,拗过去。今年9月18日先生祭日那天,玉峰兄对着骨灰盒,一跪,三磕,一哽咽……这份情,没有先生之包容,是装不出来的。


    另一件是先生亲口所说。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位青年教师穿着运动短裤上班,院里领导找到先生,让他劝劝年轻人要检点。这也难怪,我刚工作时,学校的书记要求穿西服也要把纽扣全都扣上。你猜先生是如何做的?第二天,他也穿了短裤,到领导那里走了一圈!先生曾向我说起这位年轻人很有才华,适应工作很快等等。即使这位后来刻意谋财,声名比穿短裤上班还狼藉,但翼健先生说:“他对父母很孝顺。”


    在先生的卡片中我找到了注脚:


    (籍)嗜酒能啸,善弹琴。当其得意,忽忘形骸。——《晋书·阮籍传》


    看来,先生是很理解别人“当其得意,忽忘形骸”的。但这需有胸怀。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重点在“无欲则刚”上。先生以那样的肚量和胸怀容纳、包容着,其志何在?恰恰从先生抄录多遍的一副熟联中窥知:


    宠辱不惊  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  望天上云卷云舒


    原来,先生之志亦其欲也!还是先生抄录多遍的一副熟联最为贴切:


    常如作客,何问康宁,但使囊有余钱,瓮有余酿,釜有余粮。取几页赏心旧纸,放浪吟哦。兴要阔,皮要顽,五官灵动胜千官,过到六十犹少。


    定欲成仙,空生烦恼,只令耳无俗音,眼无俗物,胸无俗事。将数枝随意新花,纵横穿插。睡得迟,起得早,一日清闲似两日,算来百岁已多。


    只是先生并不饮酒,“兴要阔”有时做到了,但“皮要顽”终其一生也没有做到,至离去仍然“皮太薄”。我的师傅已故李光琦先生二十多年前对我说过一句话:“你说他妈的怪不怪!张翼健很懒散。很多事都被他的懒散托黄了;很多事都被他的懒散干成了!”


    翼健先生办公室有一副启功写的条幅“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先生虽不在卧龙岗,却也是一个散淡的人。然也。


    那么“刚”呢?翼健先生给人的印象是儒雅,君子风度,中庸公允,绝少桀骜,让人觉得性格偏弱。那你可错了。先生之刚性了得,原则上决不妥协退让。不过顾及生者对人对事不易明言,一则敏感,二则无益,不能说得太实。但可以说得虚一点,只说他性格上的刚。还是从笔记中摘录:


    与有肝胆者交友  从无字句处读书


    他愿意同有肝胆的人交往,有肝胆者自然是刚性十足的,人以群分嘛。还有先生自撰联:


    留得一副肝胆在,酒壶空了端茶壶


    肝胆是必留之器,其他都可不要。酒当然比茶浓,没关系,若不失肝胆,便是减损了物质生活的水准,也在所不惜。


    翼健先生不仅有容,且有情。他不是很散淡吗,是的,有时我甚至觉得在亲情上也是淡淡的。我又错了。他的情感表达,是淡淡的面子,浓浓的里子,从不张扬。公子是《嘹望》周刊一个部门负责人,成绩斐然,仅听他轻描淡写地说过一嘴:“湘舟读了很多书。发了不少稿子。”千金从英国留学回来就职于上海某大律师事务所,只听他淡淡地说一句:“放芳工作了。”可是,他对儿女的关心,是大多数父亲所不及的,他的儿女知道,我们这些学生辈的知道。但这只是亲情,不想多说。


    对待别人呢,比如对待他的老师。且看先生的手笔:


     


    悼颜师


    今年五月,颜振遥老师不幸于四川病逝,他对我省中学语文教学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也是我从事教改与治学的指导者。


    惊耗乍闻兮令我心揪,今世不见兮何以解忧。伫足南望兮山高水远,回首北顾兮涕泗交流。命运多蹇兮奔波辗转,出师未捷兮魂葬山丘。学富五车兮恨未能用,德彪教坛兮夫复何求!


    勤于思辨,师教我以求索,皓首穷经,我学师之严谨。把手促膝,当年情景仍历历在目;语重情长,昔日教诲将耿耿入心。朱笔改文之墨迹,尚余香泽;苦口婆心之叮咛,常在胸襟。


    呜呼!旅顺一晤,竟成永诀。颜师安息,英灵永驻。


    张翼健遥拜


    翼健先生曾自豪地跟我提起他的中学语文教师颜振遥,他说:“刚刚粉碎‘四人帮’,颜老师就跟我说:‘翼健,必须研究语文教学中的美育。’”现在,隔界望着那边,虽然已经破晓,我还是看不见你呀,翼健先生……


    学生辈如我者,又是怎样对待的?2005年6月底,父亲遭遇车祸不幸去世,当我在抢救室无助地悲痛的时候,翼健先生最早到了医院,看着父亲的遗容,他的哀容让我又一次止不住痛哭。虽然父亲已经去世,但那一刻,我又重新获得了父爱。彼时的情景如在眼前。这一次,翼健先生也离开了,我如丧考妣。我和最亲密的朋友说过,这个“如”字贴切得无法形容。


    因为先生不张扬,他做许多好事我们都不知道。在他的卡片里有一张纸上写着一首诗:


     


    办吾儿事感怀,以呈翼健仁兄雅阅


     


    人生如火炙人心,世味如纱啖苦心。


    事以权豪波折甚,时逢急难友情真。


    前途稚子崎岖路,困厄阿爷嵯峨岑。


    落魄男儿多浩叹,也成斗米折腰人。


    从诗的内容可知,是帮了朋友的孩子上学或找工作吧,作者没有署名,想必也是雅人而略有酸气吧。别人找他帮忙,像此公写首诗,即是先生所得礼物了,不过看来先生很看重,不然我怎能读到?


    他培养典型、帮助出书的事情我就不想说了。不仅帮助个人,许多中小学校都受他的恩泽,也不是我要说的。


    翼健先生家庭成分高,自然也受到过不公的待遇,但他同国家同呼吸:


    采桑子


    忙忙碌碌又一年,亦苦亦甜。何事最甜?改革大业有新篇。    人间万象细细看,美丑毕见。明日可见,泥沙尽处金灿然。


    我是第一次看到先生写的词,他为国家的新局面而“甜蜜”着。如果是在一个正式的会议上即席而作,我肯定以为矫情且不屑。这是一张稿纸,正面毛笔小楷写着“审美教育的综合指标”以及详细的条目,背面竖行钢笔行书书写,不是写在会议记录的本子上,可见是真情流露而非逢场作戏。


    翼健先生之有情,由亲及疏,由家及国,有私情有大爱。


    那些小本子里,隐藏着许多趣味,日常交往难以了解,却印证了日常交往的趣味。一张记录杂事的纸的背面用毛笔小楷工工整整地写着:


          长春市


           人民大街


             沙特阿拉伯


    有点蒙太奇吧。听课记录本写满古诗名句的一角,用留白阴文写的美术字:


           不怕没柴


          留得青山在


    肯定那堂课很枯燥,先生不由得也走神了。会议记录本写满会议记录的一页竖行写着:


           红塔山


              焦油含量  中


    恐怕是那位领导讲些毫无营养完全正确的废话让他不耐烦,但修养又不允许他有什么反应吧。


    把这些字排出来,就损失了幽默感的百分之八十,但起码还有百分之二十吧。生活中也有许多类似的幽默。鹏伟兄不是从翼健先生那里继承了一方端砚吗,这就说明他是书法向往者。先生去世前四个月,我们一行三人到山东验收课题,在微山湖的一处碑林看书法作品。有一块无字碑,先生对导游十分认真地说:“你们山东最近又要出一位姓王的大书法家,估计同王羲之齐名。”小导游不知何意,天真地说:“真的?”先生接着说:“正在练呢。”说完指指鹏伟兄。我们顿时大笑。鹏伟兄祖籍山东。


      玉峰兄看中了翼健先生的象牙烟嘴,不直接要,还要拽文。“老师这么有学问还不知道不许使用象牙制品?多有损身份!给人算了。”翼健先生看看玉峰兄,说:“可以呀,给玉新吧。”不苟言笑地看着他。玉峰和我大笑,先生微笑。我根本不抽烟。


    用语言描绘当时的情景,幽默感也要损失百分之二十,好在还有百分之八十。不在那个氛围里是难以体会我们的幸福愉悦的。


    还有庄严的幽默,且看先生写的“拟散曲”:


    好亮儿


    我为您,粉墨登场,嘶声叫卖,讨您笑颜开。我为您,东杀西砍,南镇北压,肝胆都累坏。可惜我汗水流尽把金冠戴,才披上长官袍扣带。又谁知蹇歹多乖,真悲哀!吕后娘,姚二叔,狄克伯,为啥转眼之间都垮了台?您的灾,压根儿就是我的灾,苍天啊,叫我三魂七魄飞天外,真是个一枕黄粱好事败坏,我斟满在朝鲜偷来的人参酒,祭江天,涕泪满腮。您送来的锦葵花,枝叶全衰。您亲赐的浩亮名,遗臭千载。谢谢妈妈的恩情啊,盼来世偿还相思债,再陪您鞍前马后,重把风流卖。


    满满一本,名曰《欢歌曲曲唱人寰》,其中有怀念周总理的古体诗,有红楼梦诗曲新编,都是用诙谐的笔调讽刺“四人帮”及党羽的。这种幽默看了就知道百分之百、原汁原味。


     


    前面说过,鹏伟兄不是继承了一方端砚吗,我继承了一把紫砂壶。如果说鹏伟兄要在书法上继承先生,眼下还不行;但是我在品茶上继承先生,则有所成矣。怎见得?先生在世时曾对一干人讲:“玉新喝茶是跟我学的,现在超过我了。”然后哈哈一笑,我则会心一笑而深以为然。


    黄金白银青铜美玉之属乃帝王将相之用,非百姓能有;紫砂之器不然,它是平民之器。翼健先生家庭成分高,大地主,虽然建国后就败落了,骨子里的贵族气还是依稀可见。他一直在努力清除身上的这股在我看来很宝贵他认为很讨厌的神韵,他努力平民化。他不计较吃穿,不计较美宅,不计较香车。紫砂,看似泥巴,加水,加温,当然还要高超的工艺,成器后它透气不漏水,最善保持茶的本味;平民化的外表,掩盖不住茶具中的贵族身份。


    此时,我正用先生那把紫砂壶沏上上好的明前龙井茶,看着先生和我在欧洲旅行时照的合影,一口一口细细地呷着,品味着同先生交往的一幕一幕。


    说起品茶,翼健只喝明前龙井,我曾经试图用峨嵋竹叶青、都匀毛尖、定军茗眉几种高山绿茶替代龙井,自以为是地告知先生龙井根本买不到真的。他淡淡一笑,不置可否,送他的那几种绝好的明前茶也没听到称赞。依然喝他的明前龙井。我又送他乌龙茶、普洱茶,他仍然喝他的明前龙井,倒是把别人送他的普洱、乌龙都送人了,就连绿茶,也把上好的黄山毛峰送我了。后来我明白了,人总是以自己的眼光看事儿,我得不到真的明前龙井,翼健先生怎么就得不到呢?翼健先生送我的《汉语是这样美丽的》中引用一段河南剧曲《关公辞曹》:“在曹营我待你哪样不好?每顿饭四个碟两个火烧。绿豆面拌疙瘩你嫌不好?厨房里忙坏了你曹大嫂。”,从民间的立场考虑,老婆亲自为关羽下厨,曹操的老婆能下厨给关大兄弟做饭?我就是从民间立场认为我得不到故别人也得不到。很可笑吧。


    说起龙井茶,纯的自然好。不过用紫砂壶沏茶并不见得好。沏龙井宜用玻璃杯,赏心悦目,要养茶,便于添水。紫砂壶泡乌龙茶、红茶等半发酵、发酵茶比较好。但翼健先生不管那套,就是用紫砂壶泡龙井茶。他并不在意所谓赏心悦目,只要是龙井,只要是泡在紫砂壶里,就成了。先生不喜张扬,把好茶装在壶里;总喝一种茶,见出先生的专一与执着;只喝一种名茶,见出先生的品位与品格。


    说起明前龙井,“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叶嫩如豆蔻年华,虽见风华但童趣不减。这童趣不减,在先生身上可是常常流露。人们常能看见他的老道,守正,亲切,蔼蔼然有长者之风,也有人初见面看出了先生骨子里的桀骜峭拔,无缘一睹先生之童趣。我常有此幸。先生喜欢体育,乒乓球水平不低,身体柔韧性好。NBA自然场场不落,CBA经常关注;德甲西甲英超欧冠自不必说,就连甲A甲B中超也能忍耐。一次长春亚泰主场,先生居然到现场捧场。我们挖苦他鉴赏水平下降,他很认真地说:“现场和转播可大不一样!人浪过来,人家都这样,你也得站起来这样,要不人家骂你,弄不好还揍你!”说着的同时,先生忽然站起来,高举双臂,从左到右,又从右到左,来回舞动两个一百八十度,右手中指和食指间夹着的香烟的烟灰随着舞动的身体纷纷飘落……


    多么可爱的老先生!我把这一幕学给我女儿,她也笑到肚子疼。


    若说翼健的缺点,我以为唯一的缺点就是相人往往失准,因为责人太宽。他之相人,惟视其长,不计其短。有人说,好人自然说他好,坏人也说他好。我问了他这个没法回答的问题。先生从听课本上翻出了一页——时在1993年,昨晚我竟然从先生遗物中找到了这一页——上面记着一个故事,大意是说在天堂的门口排着很多人,突然天堂的门关上了,因为名额已满,其他排着的人就只好下地狱。先生平静地说:“你怎样区分好人和坏人?”


    所以,若说相人失准是先生的缺点,现在我道是不敢确定了。我等似尚未入道的小沙弥,看到红男绿女众香客,眼中只有绿女,绿女中去掉老的丑的,专看妖冶妩媚的;翼健先生似得道高僧,同样的信众,眼中却不分红男绿女,也无老丑之别,他们都是施主而已。他不管你出了大雄宝殿去骂佛、毁佛,笑骂由他,且念我佛;我等却眼睁睁看那妖冶妩媚的出了佛殿,是否顾我。唉,人和人,差别咋这么大……


    翼健先生走的那个时刻,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瞬间倾盆大雨劈天而下;装殓完送往殡仪馆的路上,纪念九·一八的警笛长鸣震耳;在殡仪馆安置停当,瞬间响晴白日,阳光灿烂。我们都想,是雨阻先生西行?得知先生去意已决,天也送先生驾鹤?


    现在,我只能说,翼健先生,在天堂安息吧,我坚信你不必排队。


    呷一口紫砂壶里的龙井茶,茶正香醇,豆香浓郁。紫砂壶还是那把紫砂壶,一样的龙井茶,却不见先生的身影,只见和先生在欧洲的合影,我不能再想了,我的眼泪又流出来了……

    时间:2010-01-06  热度:1474℃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35 个评论

    1. 回复
      云峰

      诵文忆往,赏文思君;
      斯人虽逝,风华犹存;
      春风风人,春雨雨人;
      春风化雨,清茶犹温;
      山高水长,淡墨微痕;
      其痛曷极,今我失君!
      ——怀念翼健先生,我们永远的老师……[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云峰老弟,翼健先生的道德文章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先生虽然去了,却留下一个标杆,让人在行动的时候检点自己,不能碰到这个底线。[/quote]

    2. 回复
      云峰

      是啊,世上有两种老师:一种是标杆,是指引学生前行的榜样与力量;一种是镜子,时时告诫学生不要像他那样去做人做事。都是教书的,做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3. 回复
      香菜帮

      翼健先生有两件事,还记忆犹新。
      其一是评说李元昌老师时,有教师提问:我们工作量这么大,上课备课考试批卷讲作文写教案应付检查……忙的根本没有时间。哪有时间像他那样还深入乡间搞教研呢?翼健先生只答一句:“有没有时间这个事情,看的还是人的精神……”
      其二是出版《汉字文化解码》时,虽先生并不知我,但看了样本还是欣然手书四页稿纸,以示恳切提携之意。至今揽读先生工整的小楷,音容笑貌历历在目:平和、慈祥,风雅儒官也。

    4. 回复
      董一菲

      冀健先生骨子里那份知识分子的骄傲,优雅,清高,抽象的是语文教育的高贵经纬。
      作者融入了热血与才情,因此摄魂夺魄。

    5. 回复
      王春

      久仰先生大名,终究缘吝一面!
      风骨襟怀,海阔天空明月朗;
      文章鸿业,山高水远大江横!
      谨拟挽联一副追怀翼健先生。

    6. 回复
      王帮阁

      决不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正在那伏案书写,进来一位,先生放下毛笔,抬起头,报之以微笑。谈客讲点咸的淡的不咸不淡的,先生认真地倾听,或报以微笑,或报以爽朗的大笑,他不打断你。
      读了这一段话感触极深,难忘他的和蔼,就像是家人,无需滔滔而谈,就给人一种安详,踏实的感觉。我就曾混迹于此列,经各位老师帮助,有幸于先生近旁聆听他的教诲,那声音至今仿佛还在耳畔回响,睿智的解读,见解高深的分析,使我常常忆起他。高山仰止就是指这种感觉吧!
      拜读大哥的博客,感念溢满于怀。

    7. 回复
      微雨落花

      淡墨微痕中,怎一个“痛”字了得?

    8. 回复
      西汉公主

      虽然不知道张翼建先生是谁,可读完这篇文章后,就有了和作者一样的不舍之情。喜欢上了翼建先生那厚道、儒雅、懒散、谦逊个性,更倾慕他的博学和率真。
      翼建先生在作者的笔下又有了生命!

    9. 回复
      西汉公主

      虽然不知道张翼建先生是谁,可读完这篇文章后,就有了和作者一样的不舍之情。喜欢上了翼建先生那厚道、儒雅、懒散、谦逊个性,更倾慕他的博学和率真。
      翼建先生在作者的笔下又有了生命!

    10. 回复

      虽然不知道张翼建先生是谁,可读完这篇文章后,就有了和作者一样的不舍之情。喜欢上了翼建先生那厚道、儒雅、懒散、谦逊个性,更倾慕他的博学和率真。
      翼建先生在作者的笔下又有了生命!

    11. 回复
      乐驴

      含着泪读完了——看到了自己不知道的张翼健先生的许多事情……
      45年前认识吾师,从此以做他的弟子为荣。前年7月,集体户同学一起去当年插队的长白山时,还准备回长春后去看望吾师,但几个外地工作的同学有事必须先走,就约定下次再去——当时以为一切都来得及。想不到,两个月后却天人永隔,再也没有机会了……大恸!大家有许多话想和他说呀。
      看到文中吾师观球的描写,想起40多年前班级男同学踢球时吾师也在场上纵横驰骋的情景——到现在男生们还说他踢得好呢。
      老弟好文笔,当然更主要的是真情实感……
      谢谢与我们分享。 乐驴

    12. 回复
      zcy

      曾闻其声,谋其面,未成其谈。作为一名普通的教育者,甚为仰止。今闻老先生仙鹤而去,实乃憾事。
      翼健老先生一路走好。

    13. 回复
      红梅傲雪

      文笔流畅,感情真挚,好!

    14. 回复
      ghzx

      感动!曾听老师的老师眉飞色舞介绍过先生,很仰慕先生才学。今更敬仰先生高品性!

    15. 回复
      ywq151

      文笔流畅,感情真挚,好文章。你把先生的学术水平、为人准则、人生态度、工作作风人生品格描述的淋漓尽致。学习了!!!

    16. 回复
      junfeng

      曾有幸聆听过翼健先生关于语文教学、课改要义的解读,至今尚以为经典。如今先生仙逝,闻之怎不扼腕唏嘘

    17. 回复
      赵秋羽

      本章情深意长,文采飞扬;掩卷恋恋不舍,口有余香。吾已复制收藏,师恩难忘!(赵秋羽/拜读)[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秋羽兄,这是我第一次写怀念人的文章。可谓构思一年得之一天。翼健先生去之匆匆,让人毫无准备,很长时间难以下笔。[/quote]

    18. 回复
      山有木

      心向往之。
      张晓风:《半局》[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山有木君一日三过,请喝茶。[/quote]

    19. 回复
      温海玉

      你深深爱戴的翼健先生一定也会在天堂盘点着这些令人幸福愉悦的往事.[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这是我第一次写怀念人的文章。[/quote]

    20. 回复

      再读,含泪微笑。[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木棉来喝茶。翼健先生的德,是常人难以企及的。[/quote]

    21. 回复
      赵凤霞

      看见先生慈祥的容颜,似乎能听到他爽朗的笑声……
      您可知道?你的弟子正在心里缅怀着您呢?……

      张老师,节日就要到了,愿你:早日康复;祝你:生活幸福![emot]5[/emot][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谢谢你的祝福。[/quote]

    22. 回复
      范纲

      我们做一点让他高兴的事情吧,他在看着我们呢!!
      [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哥们儿,非我矫情,真是想着多点好事善事。[/quote]

    23. 回复
      史世峰

      先生已去,师风犹存!有张玉新老师这样优秀的弟子,我想也是张翼健先生的一种骄傲![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你好世峰,做一个大气的语文教师,就要见识一下广阔的语文江湖。哈哈哈。[/quote]

    24. 回复
      冰之语

      大师风范在你的笔下流露,写得很感人。[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实在是翼健先生的风范感人,我只道出十之一而已。[/quote]

    25. 回复
      永胜

      人情人情,人总是和情连在一起的,师兄是人中至情者!念旧情重新情,每一个细节都记得那样的清晰,回报滴水之恩的人之至情让人感动!今年冬天很冷的,读你的文章让人能感受到温暖。[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你好,永胜。但愿能在春天聚会。[/quote]

    26. 回复

      随着张老师的文字一起感受翼健先生生前的点点滴滴。不能再读,泪亦要流出。又忍不住不读,因为想更多的感受先生的高、远。读完张老师的文字,端详着先生的照片,回味着文中的描述,先生便愈发地真实可感了![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花儿绽放,感谢花儿绽放的独特感受。[/quote]

    27. 回复
      huyunxia

      “道高为师,德高为范”读完您的这篇文章,我真正领略了这八个字。祝您幸福。

    28. 回复

      真情至性之人方可交。先生“嘴黑”,必是正气直性之人。
      看先生温情之文,方知所料无差。
      赞一个。[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前一个阶段一直忙于工作琐事,好久没有搭理这个茶馆了。欢迎观临。[/quote]

    29. 回复
      老罗

      老罗,这是学生对我的昵称,我有几分得意,但更多的是愧色。我不是名师,但我梦想成为名师。茫茫教学之路,渴盼有名师指点,就像张老师你。。。。。。

    30. 回复
      水孩子

      又要到老先生的祭日了,水孩子遥拜先生!

    31. 回复
      妒英

      我手里有一本《阅读》创刊号。我在这里面看到了青春,看到了活力,看到了一群汪洋恣肆满怀青春梦想的哥哥姐姐。在网上查了好久都没有什么结果。最后,寻找里面的年纪们的名字查到了这里。看到了总编张翼建的名字,文章中有出现了主编王鹏伟的名字。我相信,就是你们了

    32. 回复
      妒英

      我手里有一本《阅读》创刊号。我在这里面看到了青春,看到了活力,看到了一群汪洋恣肆满怀青春梦想的哥哥姐姐。在网上查了好久都没有什么结果。最后,寻找里面的年纪们的名字查到了这里。看到了总编张翼建的名字,文章中有出现了主编王鹏伟的名字。我相信,就是你们了,在我痛苦的时候传递给我希望的人

    33. 回复
      david chen

      张老师是我在师大附中读书是的老师,那是1970年春天,我原是师大附中1970界3班的学生,1969年冬天,长春开始大规模的插队落户,原班的同学人数少了一半,都随家长下乡了,所以,我就被重新调整到一班,张老师是班主任,这个班在张老师的指导下,班风好,学习风气浓,这在那个动乱的年代,是难能可贵的。张老师讲的东西,我到今天仍记忆犹新。
      我1987年,负笈美利坚,现住美国纽约市,时常回想起张老师。[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你好,幸会。[/quote]

    34. 回复
      david chen

      hi,我是DAVID CHEN,看到您的回复,希望您再多写一些张翼建老师的往事。不知张老师是因什么病去世,刚刚67岁,按今天的标准,还很年轻。纽约布鲁克林。

    35. 回复
      春华秋实

      怀念翼健先生。玉新你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