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文读抄》后记

    《古文读抄》后记

    张玉新

    张翼健先生离开我们快五年了,在现世五年不算长,可也不短。逝者如斯,洗去了不少的浮华与浮躁,留下的是或浓或淡的思念。

    要在先生逝世五周年的时候做点什么,这是围在他身边的弟子们的共同心愿。当然,这样的举动,对于先生的在天之灵是没有丝毫价值的,我们谁也没有“跨界”通灵的本事,而且似乎也不相信“在天之灵”这样的“美丽的谎言”。

    所以,在人死后,生者所做的一切纪念之类的活动,究其实倒不是为了死者,恰恰是为了生者自己的。

    不由得想起翼健先生的同龄人,长春版教材的编委之一,先他两个月离开现世的奚少庚先生,1993年在大连的一个宾馆跟我提到的一个话题,就是:好人也说张翼健好,坏人也说张翼健好。

    他好在哪里呢?

    他是儒者?他抄写《论语》,勤勉进德;他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他谨守师道,因材施教;他有教无类,循循善诱……

    他是道家?他抄写《老子》《庄子·逍遥游》,他从不与人发生哪怕是言语的冲突,他仿佛超脱了尘世而潇洒与逍遥,他几乎不争……

    他是禅师?他给李元昌、赵谦翔、窦桂梅等全国闻名的语文教师典型的贺卡、题字、信件,分明就是点化的偈语;他给有慧根的人以棒喝,而对缺少慧根的人报以宽容的期望,绝没有言语的呵斥、神态的不屑……

    他是公共知识分子?他有担当。他的讲话、呼吁,凭的是知识分子的良心;他知道他的声音是不会改变基础教育教育现状的,他后来也不再写什么文章了,他知道写了也没有用;他退而求其次,转而倾心培养青年教师;当然他更是加强自身的修养,抄写古典名著、古文名篇,颇有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意味。每遇晚辈同道,顿时成为忘年之交。他绝不是一位随波逐流的骑墙派,他的见识往往超越了时代,却每每以低调表现……

    他在湖南的平江呱呱坠地,却在东北的长春杳杳归天。虽然在语文教育上他首倡走民族化之路,反复强调语文教育要眼中有人,但你要是拿什么东北派抑或民族化派之类的小尺子去度量他的教育、教学思想,你就会发现什么门派也不足以概括他,他就是一个用正楷大写的——人!,这一撇、一捺他用一生67个春秋认真、端正地书写、定格。

    翼健先生生前三抄《论语》,前两抄分别被王鹏伟、柳玉峰“劫获”,三抄由长春出版社出版;一抄《老子》,我有幸获赠。

    他生前的最后几年,还陆续抄写了不少的古文名篇,送给不同的有缘人,而给原永海的竟达27篇。永海老弟去年在事业陷于严峻转折时期还毅然出版《<老子>读抄》,而且当时就告诉我,先生给他抄写了不少的古文名篇,差不多够一本书的规模,希望有机会再把它刊印出来。恰好我们都想在先生逝世五周年的时候做点事情,就一拍即合,而且定名为《古文读抄》,与先前的《<论语>读抄》《<老子>读抄》形成系列,可谓完璧。

    《古文读抄》里的古文名篇已经难以弄清楚先生抄写的顺序,便按照古文的时间循序编排,起于《庄子·逍遥游》,止于龚自珍的《病梅馆记》,从中既可以窥知先生对中国古代特有文体的偏爱,自然就洞悉了先生对舶来的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文章分类的反感,也能深深体悟到先生对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的挚爱,或多或少地可以了解他倡导语文教育要走民族化道路的初衷。

    翼健先生的公子史湘舟曾给我寄来一些先生的手稿,其中有一篇先生抄写的郑板桥的《胸中之竹》,是我选进长春版语文教材的,先生在孙女满月那天抄写的,足见他对此文的喜爱,这也是唯一一篇按照书法的格局写的,有题款;有一篇先生创作的古诗《孔子对我歌》,我以为是先生忧患基础教育的凄厉呼号;还有一篇先生怀念他的语文老师颜振遥先生的,情真意切;另有几篇颇富趣味的小品系先生的创作,这几篇同全书的体例不同,所以列入附录。

    刘嬿大姐多次询问进展情况,并且主动承担编辑事宜;华翰集团老总、翼健先生的好朋友、老部下孙海林兄慨然应允负责全部出版事宜,并提出许多精彩的建议。更令人感动的是,原来想《古文读抄》设附录,收入翼健先生的文章和大家怀念他的文章,海林兄认为这样效果不好。先生的手抄是竖排的,怀念的文章却是横排的,不如分成两本出版。于是便有了《古文读抄》的单行本。在商品经济时代,经济效益是核心价值了,出一本书也算可以了,却要出两本,增加成本自然不用说,更为关键的是,此书完全用于赠送,没有分毫的经济利益可言!

    这里不想说什么感谢的话,感谢谁?谁感谢?因为有一个共同的心声在共鸣:我们愿意!

    201391日深夜至211

     

     

     

     

     

     

     

     

     

     

     

     

     

     

     

     

     

     

     

     

    时间:2013-09-02  热度:845℃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6 个评论

    1. 回复
      水孩子

      这么多人的记得就是对翼健先生最好的缅怀,这么多人对先生的记得自然会转化为行动,将先生的精神、思想薪火相传……值此教师节,向翼健先生致意!水孩子问节日好![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你好水孩子![/quote]

    2. 回复
      吴同和

      玉新好!
      久违了!
      很惭愧,张翼健先生,之前并不了解;而您好几篇文章都提到老先生,尤其是这一篇。恭读之后,肃然起敬!
      难得的是,老先生的子孙亦能读抄,可谓后继有人!
      尊作多感悟,多禅语,佩服佩服![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您好!吴老师。忙于琐事,这里好长时间没有搭理啦。问候您![/quote]

    3. 回复

      这个一定要来看,缅怀中。[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过几天我们单位搬完家给你寄过去这两本书。[/quote]

    4. 回复
      徐广舟

      张老师,好久不见了。看到你的文章依旧觉得那么亲切。顺祝十一好心情。[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谢谢!祝假日快乐![/quote]

    5. 回复
      冰之语

      刚刚在董一菲老师那里看到一篇写你的文章,仿佛看到您真人,问候张老师。

    6. 回复
      李晶

      张老师,您好,读您此篇在深夜而成的文字,感受着您对先生的缅怀和感激以及敬重,更感觉到您对先生为人以及思想的理解,深觉字里行间涌动着一股真情,为今天仍有这样真挚的情谊而感动,我辈一定会为先生和您的期待而努力!祝张老师一切安好!吉大附中李晶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