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曾国藩的《谨言箴》

    《谨言箴》是我首选入张翼健先生主编的长春办国标教材(八年级上)的, 此文为教学参考书而写。


    箴是我国古代一种特有的文体,用于规劝他人或警示自己。箴言就是“针言”,劝告、规诫之意。曾国藩仿照韩愈《五箴》也写了《五箴》,本课选其中的第四箴即《谨言箴》。其文如下:


    巧言悦人,自扰其身。


    闲言送日,亦搅女神。


    解人不夸,夸者不解。


    道听途说,智笑愚骇。


    骇者终明,谓女贾欺。


    笑者鄙女,虽矢犹疑。


    尤悔既丛,铭以自攻。


    铭而复蹈,嗟女既耄。


    《五箴》写于道光甲辰(1844)年春天,曾国藩当时33岁,正致力于程朱理学的研究。“谨言”就是慎言,这是儒家的主张,也是作者十分看重的修身原则。纵观曾国藩一生,他以自己的行动恪守了“谨言”的原则,没有使“谨言”之“箴”流于“铭而自攻”。


    全文可分五个部分:


    第一部分,第一句。


    “巧言悦人”者,是谗佞之人,子曰“巧言令色鲜以仁”,此之谓也。其言虽巧,其意虽使人悦,终是没有自我的人;没有自我,重在无德,“自扰其身”就再自然不过了。第一句说的是无德之人才以巧言悦人。


    第二部分,第二句。


    “闲言送日”者,是无聊之人。天天说闲话扯闲篇打发日子,满嘴无用信息、垃圾信息,岂不无聊之极?因为是闲话、废话,本来语无伦次,前面说了后面忘了也是有的,这也就自然搅扰自己的心神。第二句说的是无聊即无志之人才以闲言送日。


    以上两句表面上都是说因言语不慎而殃及自身,其实是透过言语指向无德无志。


    第三部分,第三句。


    何谓“解人”?应该是懂得慎言的人,他深知言语意趣而恰当表达,绝不夸夸其谈,绝不言过其实,“解”在恰到好处;于“言”不夸是为不妄言、不废话,知可言而言,知不可言不言。这一句是对上面两句的收束,表明前面提到的“巧言”“闲言”者都不是“解人”。


    第四部分,“道听途说”至结尾。又可分两层。


    第一层,“道听途说,智笑愚骇。”总说流言之害。


    “道听途说”者就是流言传播者,流言传播者不能审流言之本,便加入传播行列,这是不智。作为不智的流言者,必然遭遇的尴尬是:比你聪明的人讥笑你,比你更不智的人因流言而惊骇。


    第二层,“骇者终明”至“虽矢犹疑。”分说流言之害。


    流言总有被证伪的一天,那么曾被你的流言惊骇的愚者也明白了真像,便认为你是谎言的制造者。讥笑你的聪明人转而鄙视你,你即使顿足扼腕,指天发誓,还是被怀疑。


    流言者终于落得被疑其言而鄙其德的下场,皆不智之祸。


    第五部分,“尤悔既丛”至“嗟女既耄。”直接论述“铭言”的无效,也就是引申论述巧言、闲言、夸言、流言之害。


    与上述的巧言、闲言、夸言、流言等流于口头的诸多不慎之言相比,铭言则是著于载体之上的文字,昭然若揭。


    巧言者无德,闲言者无志,归于流言者不智,并非无智,而是少智、弱智。随着阅历的增加,毕竟能明白流言的弊害。因为自己也可能曾受流言之害,反观自己曾传布流言,也着实有过失,未泯的良知引起悔过之情,为了警示自己再莫犯类似的错误,就把警策之语挂在醒目的地方,既自责过去之错又着眼将来莫犯。这似乎是亡羊补牢吧,还不算晚。果真这样,万事大吉。最怕的也是最容易出现的错误,就是肯定重蹈覆辙,“铭”之无用,成为摆设,子曰:“君子不贰过。”不是君子,肯定二过。耄耋之年也未改过,是谓白活。言之不慎,贻害终身。


        综上,作者认为巧言、闲言、夸言、流言等,都是言谈的大忌,告诫自己必须改悔,并用以训勉兄弟。

    时间:2011-09-24  热度:1571℃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8 个评论

    1. 回复
      田永明

      拜读。

    2. 回复

      稿子差不多了,可是教材还没有寄到呢,山遥路远啊。
      无论如何,明日交作业。:)[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好的,辛苦了。[/quote]

    3. 回复
      田玲

      常于报纸杂志见到张老师大名,颇觉遥远,须仰视方可。暑期评论文,午饭后小憩,在教研室曹老师处觅得名师成长丛书一套,信手翻来,不觉被张老师睿智又不乏亲切的文风吸引。后又在曹老师《豪爽的东北》一文中领略到张老师的热情好客。想起不过三十几岁却总以忙为由让笔尖生锈,甚感羞愧,曹老师几次三番的鼓励,说多看看你们这些名家的博客,有空写写,积累起来是语文老师的一笔财富,于是惶惶然开个草博,教学上自感研究很是欠缺,烦请张老师得空多指教。

      [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田老师光临,宝鸡我去过。[/quote]

    4. 回复
      侯雪

      非常期待教材的新教参!!!![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侯雪同学学习还是很认真的。呀……[/quote]

    5. 回复
      石礼义

      祝张老师国庆快乐[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石老师光临。不过国庆到也没什么好快乐的,活儿太多,基本上是爬格子啦。[/quote]

    6. 回复
      麦老师

      想向张老师请教:我是主张淡化文言文教学的。想知道:到底文言文是白话的根还是白话是文言文的根?请赐教。[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麦老师你好。到底谁是谁的根绝对不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那么难解。你看看所谓的“白话文”中的那些有含量的成语,是从“白话文”中自生的呢,还是从文言文中生出来的?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文言文是白话文的祖宗,儿子可以数典忘祖吗?哈哈哈,我这也是戏谈,纯属野狐禅。作为“文化人儿”(主要指我们的学生),难道不应该有一定的文言文功底吗?以上仅供参考。[/quote]

    7. 回复
      曾春

      谨记“言之不慎,贻害终身”。谢谢![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修身之铭,也是曾公把儒家的道德理想付诸实施的第一步。[/quote]

    8. 回复
      李艳华

      或曰:
      曾文正《谨言箴》言不可道尽
      鱼语:
      张存缺《读箴言》閲不可读尽

      故读君文,知“谨言”,始“慎行”:
      静坐,然后知平日之气浮
      守默,然后知平日之言躁。

      以上理解,不知当否,恳请先生赐教。谢谢!

      [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君言之不枉。谨言本为修身,当时曾文正正修理学,于桐城散文也颇用心。《五箴》都是修身之铭,也是曾公把儒家的道德理想付诸实施的第一步。[/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