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尔滨评课速写

    哈尔滨评课速写


    吉林省教育学院  张玉新


    2011819日,在哈尔滨听了两节课。这是全国中语会农村语文教育研究中心成立大会上的两节观摩课。我被指派负责评两节高中课,只好硬着头皮听课。我评课多因实话实说,颇有些“麻辣”,苏立康理事长特意嘱咐我有不同意见也以商榷和个人观点的方法委婉陈述,不要伤害上课的老师。


    第一节是福建莆田许老师的《我有一个梦想》。本来这是必修2的课文,应该说许老师准备得很充分,一上课发现,学生没有学过这篇课文。教师本来是想在学生学过课文的基础上,从演讲的技巧入手,以她自己认为全新的角度重上一遍,并且教师还要示范演讲,以打动学生。我是很赞同教师在课堂示范的,很可惜这个环节没能展示。教师还链接了拿破仑的退位演讲,也因为没有时间而只是草草提到。最后教师归纳出本课演讲的三个特点:针对性、鼓动性、艺术性。


    让我评课,但我要求把座位摆成圆桌形式以便让更多的听课教师参与评课,条件所限没能办到。于是我调整了评课专家的角色,重新定位成“评课主持人”。我先请上课的老师陈述自己的教学设计以及课堂效果自评。许老师在陈述教学设计的时候,说自己在大学期间就非常喜欢演讲,并且参加过不同级别的演讲比赛,所以也十分想在课堂通过展示自己演讲的风采打动学生,引起学生对演讲的兴趣,对《我有一个梦想》的兴趣。


    我在她陈述的过程中打断过她几次,追问她,本意是通过追问——我认为她处理不当的地方请她重新面对,好解除大家的疑惑,至少通过反思得到大家的谅解。但是她没有理解我的用意,反而为自己的教学设计辩护。比如,她说这节课应该是在学生学过之后她再讲。这一点我不同意,怎么能讲学过的内容呢?她解释说她认为教参上和一般的课堂对本课的处理不恰当,她自信自己的设计更好。这样就把矛头指向了教学参考书以及包括配合她的哈尔滨大学附属中学的师生。这可是个大忌,而许老师所犯的忌讳还不止这一个。我在追问她的时候表明,选择必修2的课文是不恰当的,因为只要稍加分析就知道,高一上学期就学完了必修14,新高一尚未入学,所以最好从必修5中选课。这样才能保证上课的真实性。但是许老师坚持认为她讲《我有一个梦想》的确与众不同。其实,单从自己与众不同的角度选课,是不恰当的;那样就把一节课定位成了彰显自己,学生自然就不在考虑的范围的。大家都知道,以展示教师特色为出发点的教学设计是低层次的设计。当许老师陈述的时候,就反复提到了她要展示什么什么,我又一次打断她,追尾她所谓“展示”是谁展示。她好像没明白我的意思。


    在评这节课的时候,我没有明确批评这节课严重脱离文本,“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学生不读课文,怎样感受《我有一个梦想》的魅力?所以课堂诵读就是“皮”“米”,遗憾的是许老师没能认识到这个道理。她更关注“毛”和“炊”之技巧了。


    我还想针对许老师强调的演讲技巧提一个反例,就是梁任公在徐志摩和陆小曼婚礼上的致辞,大骂徐志摩用情不专,陆小曼不守妇道。按照演讲的技巧去分析的话,恐怕梁任公自己都不会认同。我觉得几个追问已经让许老师十分逼仄了,就没有举这个例子。总之,这是一节不算成功的课,但在现场我没有这样说。


    我把话筒交给了听课的教师,第一个抢先发言的是广东东莞的一位男教师,他直言不讳地对许老师的课提出了三点遗憾,其实表达了我的意见,我们并不相识,但所见相同。我相信他说出了听课教师的心声。他的一个遗憾很巧妙:“许老师的普通话这么好,为什么不读课文?”明确指出诵读的重要性,也算给许老师一些颜面。还有就是直接反对技巧是打动人的关键,也略举了梁任公的演讲不会先考虑技巧等等。


    第二节是北京密云王老师的“《归去来兮辞》与陶渊明归隐情怀”,也是第一节课的学生。《归去来兮辞》在必修5,高一学生没有学过。这符合借班上课的一般要求。从课题可以看出,王老师并不是单单讲《归去来兮辞》,她是想通过本课窥探“陶渊明归隐情怀”,这是主题阅读。


    王老师得知学生没有学过《归去来兮辞》,一上课就问学生一个问题“你所了解的陶渊明”,请学生结合学过的陶渊明其他篇章来介绍陶渊明,学生在没有准备的前提下回答不全面,教师没有像许多常规课那样一味地、词典上的词条般详细介绍作者以及创作,而是在相应的环节恰当地介绍。因为学生没有学过课文,教师在课堂让学生现场阅读,这一点可能有的听课教师觉得浪费时间,我倒是认为非常重要,既然课前没有读过文本,课堂再不给阅读的机会,这节课如何进行?王老师还反复请学生朗读或齐读课文,还要求学生用课文原文回答问题。这些做法都是为了引导学生紧扣为文本,贴近文本。


    请王老师陈述设计和自评课堂效果的时候,她十分谦逊,说这些学生比自己的学生水平高,说自己不太擅长用别人的学生上课,要是在自己的班级,效果可能更好。我还针对许老师对她的某些文本解读的不同看法问她有何评价,她又是十分谦逊地说:“她说的对。”没有表示出反感。


    在评课的时候,我对王老师的课给予了较高评价,我首先强调,在学生没有学过、教师没有像通常那样细嚼慢咽的分析课文的基础上,学生针对教师给出的关键词进行阅读,也大致上回答了问题。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完全可以不像大学古汉语那样讲中学的文言文?因为我们中学的语文课不是为了培养大学中文系的预备生,汉语的学习不是从零开始,学生有固有的文化基因,完全可以对古代文本的理解有模糊的准确性。我同时也抨击了高考的文言文翻译设题对常规文言文教学的干扰。其次我认为,王老师的课是体现着她的“用教材教”的教学理解,这就冲破了简单地教教材这样的层次。她有自己的研究,认为陶渊明的作品有一种归隐情怀,引导学生通过《归去来兮辞》以及从前学过的若干作品,还有课堂补充的作品来评价这种归隐情怀。王老师说,这节课是为了开设选修课而做的一个铺垫,带有总结从前学过的陶渊明作品的目的,只可惜面对的这些陌生的学生还没有学《归去来兮辞》。


    我也有一些问题没有在评课的现场说,比如,王老师先举出朱光潜对陶渊明的评价:陶渊明因为“静穆”,所以伟大。让学生对这个见解进行评价,学生也机警地回答了一些问题,但因为对相关作品缺少深入了解,问题始终浮在浅层次。在课程快结束的时候王老师又举出鲁迅的评价:陶渊明并非完全“静穆”,所以才伟大。学生面对与前面讨论相反的观点又是一阵浅层次的分析,自然也难得要领。这个环节,我想说,朱光潜、鲁迅对陶渊明的评价,教师忽略了评价的具体语言环境,仿佛有意在课堂制造名人的对立;而且对此问题终究是“此一一是非,彼亦一是非”,课堂讨论的价值有多大值得反思,况且这样前后呼应的列举相反的观点,让人觉得有讨巧的成分。后来在自由发言的时候,广东东莞的老师也指出了这样做的不当之处,我是同意的。还有一个问题,在快要下课的时候王老师又提出一个问题:现代社会是否还需要像陶渊明那样归隐?我觉得这是一个假问题,不仅无解,而且没有必要。可以联系社会实际,但是这个问题既没有指向,也缺乏价值。别说学生,我们自己能说清楚吗?那就可能另起炉灶,远离文本。况且,讨论这个问题不必通过学习《归去来兮辞》。


    我在评课的时候强调了上课教师的不容易,一个是教师必然不了解的学生,一个是学生偶然不了解的文本,这样的两个不了解,要求我们不能仅通过一节课评价一个教师的语文水平。我还有没有说的,就是上这种观摩课,一定要充分设想课堂可能出现的偶发现象,充分考虑什么样的课型比较适合在观摩课展示;这除了对文本的研读要十分见功力之外,更要充分研究学生的状况。但是,你不能只为了展示自己的才华,把学生置于听众和棋子的地步任你摆布。要记住,观摩课也是师生共同在特定的时空共同再创造文本,达到学生、教师与文本三者之间的动态平衡。


    因为赶火车,在福建省教研员陈述他们的选手基本情况的时候我就退场了,据说后面很热烈,可惜我没有听到。不过本次评课我没有像以往那样劈头盖脸地“实话实说”,努力学习了一回“委婉”,这对我自己而言,是一次“突破”。


    在此我将自己的观点发表,意在引起不同意见同行的批评,也欢迎上课的两位老师发表自己的意见。

    时间:2011-08-20  热度:1489℃  分类:课堂内外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27 个评论

    1. 回复
      小鱼

      呵呵,到底还是“实话实说”啦。
      追问语文课堂“展示”:是谁展示?为了谁?为了什么。语文教学的原点究竟在哪里?
      崔允漷:语文教师只是思考“我想做什么”和“我需要做什么”,不想“我能做什么”。
      呵呵,刚好,小鱼今天的学习中,听到一个学生的呐喊:“老师,你能不能不说话?”
      既然教师“不教”学生就“会”的内容,那么,教师为什么还要“穷讲不舍”?
      赵福楼:中国教育热衷于赛课、评优,进行教学展示,给予教师的教最大化的关注——对于“教”的偏爱。
      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参加大型赛事的老师,不少“身怀绝技”者。故:“我的课堂”上往往“我很精彩”,“我很强势”,最受“追捧”。而赛事的评委呢,多是“听课”,不是“看课”! “听课”者,关注点在哪里?老师主体(当然课改以来,也听学生啦)!“看课”者,学生主体。一字之差,观念迥异。
      可是,赛课的毕竟是老师,老师的心理可能是:此时不展(示)(才学),更待何时呢。
      不禁要问:是基于学的教,还是教的学呢?
      谁才是语文课堂的主人。
      认识不同,观念不同。对课堂教学行为的理解,自然不同
      说到底,赛课的是课堂,更是学堂。
      小鱼,期待各位老师指教。
      [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对于已然“成名”的教师也不要忘记,你自己也是从各种赛课杀出来的。赛课固然有问题,而且很严重,但是,对于从此中成长起来的人而言,要客观看待。[/quote]

    2. 回复
      邱宇强

      看张老师的书,看张老师的这篇文章,加上命题时您的指导,越来越发现您提倡重视“文本”的阅读。这是我想写的第二篇“读后感”的“命题”,等写完还请您赐教。[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你好,宇强。[/quote]

    3. 回复
      一丁yu

      你不能只为了展示自己的才华,把学生置于听众和棋子的地步任你摆布。”使人感动的一句话。
      很希望可以看到这两节课,一节失败的课,一节基本成功的课。两者对比加上张老师的这点评。我想一定会使成长中的教师受益匪浅。虽然没有听过这两节课,但是从张老师的文章中可以看到课堂的生成永远高于课堂预设。在文章中可以看到比较赞同第二节课,但是看到那位执教的老师的“自己不太擅长用别人的学生上课,要是在自己的班级,效果可能更好。”无法赞同。与教育的基本理论严重背离。教师的课堂教学追求的“效果”是什么?只有不合格的老师,没有不合格的学生。当然这里没有所谓不合格。但是从这句话里可以看出的意思是“适合不适合——这里的学生水平高,不是我的学生,不适合我。如果是自己的学生,会很适合我,效果会更好。”其实课堂教学不够完美这也没有什么的,人说电影是一种遗憾的艺术,我个人认为课堂教学也是遗憾的艺术。如果有一天感到我们的教学很完美了,其实我们也就停止了成长。面对某种“遗憾”这位老师有这样的说辞,反应是教育思想的不成熟。班门也弄会斧子,贻笑大方。
      [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自己不太擅长用别人的学生上课,要是在自己的班级,效果可能更好。”这一点道出了目前观摩课(借班上课)的尴尬,从这个意义上我赞同。学生是教学的主体,对这个主体缺少必要的了解,怎么成上好课?[/quote]

    4. 回复
      洋溢

      老师还是老师的风格,委婉中还是直指要害。既然许老师没能领会您的追问也只能是一种遗憾了。不断反思,不断成长。[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洋溢。[/quote]

    5. 回复
      fenglong88

      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光临。[/quote]

    6. 回复
      赵凤霞

      哈哈,又等着你的大作啦!
      佩服你的率真和耿直,也为你迈出了“委婉”的一部而喝彩,毕竟本性难移,呵呵
      很多观摩课不少教师潜意识里想展示自己的特色,有情可原,但理论上并不支持。你让我明白学生是活生生的人,所有的设计、展示都应该尊重他们,就像吴老师说的那样:做幕后英雄
      “观摩课也是师生共同在特定的时空共同再创造文本,达到学生、教师与文本三者之间的动态平衡。”有它提醒,我会改变很多的!
      [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赵老师。[/quote]

    7. 回复
      温海玉

      我之所以最喜欢读张老师的文章,乃是因为张老师能”实话实说”.[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好久不见。[/quote]

    8. 回复
      郑培忠

      一针见血[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郑老师。[/quote]

    9. 回复
      yfch

      娓娓道来,深得其妙。[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杨老师来喝茶。[/quote]

    10. 回复
      一片云

      这么快就反馈出来了!
      这是我第一时间获得的哈尔滨会议信息![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王老师你好,我懒了很长时间了,才接触这么一篇。要是一拖,没准儿就黄了。[/quote]

    11. 回复
      冰之语

      评课真是一件技术活儿,麻辣容易伤人,委婉容易违心,要怎么说才能两全其美呢?[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是的,所以我宁愿自己上课让别人评,也不愿意听和评别人的课。但是身不由己呀。[/quote]

    12. 回复

      张老师乃性情中人!可敬可爱![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光临。[/quote]

    13. 回复
      玉壶

      听一节好课是享受,评一节好课却是艺术,欣赏您对语文教学的真知灼见,也许当我们真正徜徉于语文教学的纯净世界中,才发觉所谓的“委婉”是多么苍白![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没办法,上课老师想得到肯定也是可以理解的。但遇到违背教学规律的事情还是应该直接指出。[/quote]

    14. 回复
      北斗娃

      看了您的评课内容,我的心中也顿生些微的波澜。我知道自己不是教育家,似乎没有评头论足的资格,虽然我对您的说辞怦然心动,在某时某刻我也曾对别人心生鄙夷,可是后来觉得“鄙夷”这两个字用到我身上倒是极为恰切。因为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平时的教书育人中到底担任了什么样的角色,看了您的评论,有如当头棒喝,虽然打的不一定是我……确切说是搞不懂自己担任两个角色的比率到底是多少。对于您的评价中的折射出的教育规律,我是拍手赞同,甚至还能略知一二,可是有时候想想自己思想深处的求新求异的育人风格,确切说是引导学生当主角的风格,听了您的指点后竟然也悲剧性的被自己纳入了您的“低档次的教学设计”的行列,更惨的是它还成为一种顽癖在心中滋生蔓延…..恕学生顽劣,我是觉得我的求新求异大概本质上与她不同,您已阐述过了,我这里无需赘言,

    15. 回复
      北斗娃

      我想您是教育名家,因为知识和阅历 的缘故您总能高屋建瓴的分析问题,常常又一语中的,而我们这些小人物往往有时候又偏偏喜欢抓着自己的缺点不放,甚至自己偏离了真理的轨道还浑然不知,此时的您一定在心里恨得牙根直痒痒吧,甚至会自言自语的偷说一句“这些不成器的家伙”,呵呵。当然我分析大多数人不愿意承认缺点也许还因为有颜面自尊等虚伪的东西在心里作祟吧,我想我能理解,当然我不想对许老师的课妄加指责,因为站在那里的人起码不是我,毕竟人家就是挨尅也捱到了级别…..

    16. 回复
      韩振

      拜读了,可以想见,多么为难你了。福建的老师是很富于典型意义:惯性思维,想当然思维导致了无法正常交流沟通,导致轻视文本,发现不了这一个在同类中的个性,它该承担什么样的教学使命。
      还有就是僵化思维,如果发现学生没有学过,为什么不能如广东的老师所说把它改成读,那篇文章基本内容学生理解并不困难,若临时改成朗读甚至上朗诵的课呢?恐怕要比按照固有设计磕磕绊绊的走完,任而东南西北风多么猛烈。

    17. 回复
      有简单快乐的人

      张老师您好,我是参与此次会议的一个教师,从听课到评课,我感觉一次会议的主旋律是受一个人的风格影响至深的,前一天的会议,都成了李元昌歌功颂德的大会,第二天的评课,在您的这种风格的影响下,战火连天,一直影响到下午的评课。
      此次大会不是我们预先想看到的,与我们参会的最初目标不符,但让我们看到了不同的风景,感到很有收获,这是因为有您这样的名师的点评。

    18. 回复
      有简单快乐的人

      张老师您好,我是参与此次会议的一个教师,从听课到评课,我感觉一次会议的主旋律是受一个人的风格影响至深的,前一天的会议,都成了李元昌歌功颂德的大会,第二天的评课,在您的这种风格的影响下,战火连天,一直影响到下午的评课。
      此次大会不是我们预先想看到的,与我们参会的最初目标不符,但让我们看到了不同的风景,感到很有收获,这是因为有您这样的名师的点评。

    19. 回复
      有简单快乐的人

      张老师您好,我是参与此次会议的一个教师,从听课到评课,我感觉一次会议的主旋律是受一个人的风格影响至深的,前一天的会议,都成了李元昌歌功颂德的大会,第二天的评课,在您的这种风格的影响下,战火连天,一直影响到下午的评课。
      此次大会不是我们预先想看到的,与我们参会的最初目标不符,但让我们看到了不同的风景,感到很有收获,这是因为有您这样的名师的点评。[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你好,欢迎到我的茶馆聊天。[/quote]

    20. 回复
      徐广舟

      你认识梁天标么?如果不认识。张老师,请注意,看看你的QQ号是否被盗。如果需要钱的事您本人,请打我电话:13239955351[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谢谢你!还在做教师?[/quote]

    21. 回复
      云东小弟

      老师上课要忍住宣讲的欲望。学生不参与,课堂价值就很有限。张老师说的很在理,看这个老师也很犟啊!呵呵,我觉得公开课就是要有学的价值,不然对不住自己的屁股啊![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是呀,欢迎光临。[/quote]

    22. 回复
      huyunxia

      您还是实话实说的好,比委婉好多了,对于我来说,我更喜欢听实话,因为唯有如此,我才能更好地认识自己的不足,才能获得进步。张老师,肚里憋着话的滋味可不好受哟。好在还有语文网可以一吐为快。谢谢分享,祝您幸福。

    23. 回复

      谁是“强势”,谁又是“弱势”?!!。WwW.JinTanG114.OrG。。。。

    24. 回复
      曹公奇

      现场听了你的评课,现在又看了你的这篇博文,大家对两节课的认识基本趋同,特别是你的几次追问很是到位……从哈尔滨到长春,虽然时间不长,对你的热情、豪爽、率真、洒脱,有了更深的体验……
      对你说声谢谢,似乎有点见外了,呵呵……[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曹兄真是见外了。在长春的时间真是太短了。欢迎再来。[/quote]

    25. 回复

      特来探望玉新兄。看了公奇师兄的博文,你们又聚啦,羡慕得紧。:)

    26. 回复
      史世峰

      真率的面对他人,并给以真诚的指点,是张老师洒脱率性之所在,世峰在此中受益良多,对教学每有新思考!

    27. 回复
      甲子岭

      张老师,我是参加第三届“中语会”中青年教师课堂教学观摩研讨会的安徽池州石台的一老师。写了一篇《烈日炎炎 语文教研》的拙文,链接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745443194
      麻烦您抽空看看,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