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闱中记趣之听戏入迷


    闱中记趣之听戏入迷


    张玉新


    闱中的日子是无聊的。


    能把无聊变为有趣吗?


    二十个日日夜夜,100多人被囚在两个篮球场那么大的空间,所有的电子设备都要上缴,不能同外界通话,不能上网,不能听歌儿;电视效果极差,雪花点儿纷飞。


    好在我有先见之明,夹带进了一台影碟机,准备了各种茶。


    从前入闱并没有进行严格的搜身,现在开始了。我的两个拉杆箱装的几乎都是书,工作人员打开一个查看,翻检一番却不能归位,好几本书放不回去了;打开第二个箱子一看也是书,就没有翻检,于是影碟机顺利过关。这样我那几十盘京剧光碟就有用武之地了。


    至于茶叶,乌龙茶、绿茶、红茶、普洱茶一应俱全,茶具虽然简易一些,聊胜于无了。主要是两个旅行箱空间有限,不能携带复杂的茶具。


    闱中条件有限,又是与中考命题者住在一起,更是逼仄。很多人都住三人间,所谓三人间,就是两人间加一张床而已。好在我是住两人间。但问题是我担心同室的人忍受不了我的生活习惯,通常我的房间比较闹,除了我贪黑不起早外,听京剧高兴了还要嚎叫几声,喝茶又比较招人。这就对室友提出了“极高”的要求。我自己想,要是不喜欢听京剧、喝茶,就是我自己都不愿意和我自己在一个房间。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按下闱中如何品茶不表,且说听戏入迷的事情。


    奇迹出现了。工作人员安排我和本单位其他部门的一位教研员“同居”,这位仁兄有着极高的修养,所以有超强的忍耐力。他是学物理的,但对文学艺术十分热爱,当年还写过诗歌。据说恋爱的成功,就是他写的诗打动了芳心。我带的几本新诗选他是第一读者,而且不久就通读完,还指出了相关问题,比如他问我,为什么不选北岛的诗,选的某位诗人的诗并不是代表作,等等。我对室友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要不怕折腾。这位仁兄完全符合我的苛刻条件,晚上多晚睡觉都可以,开着灯、开着电视也不影响睡眠,而且电视多大音量都不影响睡眠。对我也有一个要求,就是不能惧怕打鼾。人家都能接受我的条件,我自然也能接受这唯一的一个条件。


    开始的几天我没有听京剧,预备着在无聊的时候听。可是到了第三天,室友就迫不及待地把影碟机连接好,进入了对京剧的疯狂欣赏。我本来喜欢大花脸的,室友在很多的光碟中选了样板戏,这是当年被灌输的结果。就此我们交流了对样板戏的看法。他觉得样板戏的唱段其实也很好,唱词、唱腔都很美。我告诉他我的想法。我觉得样板戏就像自己的初恋情人一样,在自己最为痴情投入的时候,她却被强权人物给包养了,而且在被包养期间还趾高气扬;当包养她的强权人物垮台之后,她又站在你的面前,虽然她风韵犹存,对你也许还有残存的几分风情,你能够接受她吗?况且,你看样板戏中的女性,李铁梅、小常宝、江水英、方海珍、柯湘,几乎没有女性的特征,兰花指不见了,把手扎撒成像大花脸的手型;都拉拉着一张革命的×脸,绝无阴柔之美,张扬的都是阳刚之气。所以我不喜欢。更有甚者,重庆的唱红歌席卷全国,许多地方也把样板戏当作红歌了,不知唱红歌始作俑者做何感想。


    后来他就选择了旦角戏,于是我就陪着他听旦角的。他的悟性极高,鉴赏能力也很强。在众多的旦角中一下就喜欢上了程派,于是反复欣赏《锁麟囊》经典唱段。他尤其钟爱张火丁的演唱,喜欢张火丁的扮相;但是和李世济的唱段一比较,觉得李世济的唱功更是精熟,但扮相有破相的地方,我告诉他这是年龄的原因。七十多岁的人装扮少妇,自然不够自然了。这一点在另一位程派名角的《孔雀东南飞》中得到进一步证,那位老演员所饰演的刘兰芝,腰围那么粗,把扮演婆婆的彩旦的腰身都比下去了。后来他看了李海燕的唱段,觉得李海燕除了扮相俊美外,唱腔也更流畅。他最为推崇的,还是张火丁。我也相机讲了有关轶事,也算增加一点欣赏的“背景知识”。比如,张火丁的现代戏扮相就不如古装戏美,等等。扮相之外,自然要交流对程派行腔的品鉴。我觉得程派像行草一样,笔断意连,这在那婉转幽咽、若断若续的演唱中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收腔那一顿,尤其像行草的收笔。


    后来他又喜欢上了荀派的表演,尤其是孙毓敏、刘长瑜的《红娘》《金玉奴》《拾玉镯》等戏,喜欢荀派的甜、媚、脆。这也是我们反观样板戏女性的“革命化”没有女人味的补偿吧。我们也谈到,有的荀派演员没有把握住不温不火的尺子,过火了,就把甜、媚、脆变为了发嗲、犯贱。


    在梅派的演员中,我们都不太欣赏梅葆玖。同样一出《白蛇传》,杨春霞唱的真是迷人;杨秋玲的《穆桂英挂帅》也很有表现力。本来杜近芳的戏是不错的,但我们看到的大概是她身体状况不佳时录制的唱段,明显感到中气不足。


    张君秋的《秦香莲》《望江亭》《状元媒》真是没说的,华丽大方,立派是不枉了。


    尚派的戏几乎没看;老旦的戏也听了几出,没有赶得上李多奎的。


    生角戏也看了不少,他最喜欢的还是马派。除了马连良自己唱的《群英会》外,最为神似的就是张学津了,一段《淮河营》《甘露寺》颇得真传。马派的飘逸洒脱像李白的诗歌。


    谭派谭富英的行腔也极有特点,那绵长醇厚很像茅台——尽管我不喝酒,茅台却是喝过的——回味无穷。我还提起当年听过一段谭富英在《秦香莲》中扮演陈世美的唱段“跨马三日游宫苑,才把公主配良缘”,“配良缘”三字的行腔,真是优美极了,还情不自禁地票了一下。


    我更喜欢周信芳的麒派,喜欢那苍凉高古又自然流畅的韵味,颇似苏东坡的词风。周信芳在倒仓之后独创一派,把自己的嗓音上的不足变为麒派的亮点,用沙哑的音色表现苍凉的韵味,硬是让沙哑和苍凉相得益彰,真是绝了;还有道白,那气口、韵致,无不迷人至深。麒派的戏词不像其他流派那样注重语言的凝练,他的戏水词很多,大白话,可是让他一唱,全在韵中了。比如《四进士》中的“你本河南上蔡县,你是南京水西门。我三人从来不相认,宋士杰与你们是哪门子亲”叫他一唱,回肠荡气。虽然马连良的《赵氏孤儿》很潇洒,我更喜欢周信芳唱的程婴,它的嗓音在行腔中自然蕴含了程婴的忍辱负重。


    我最为痴迷的还是铜锤花脸专辑《八大锤》,裘盛戎、裘少戎的唱段,方荣翔的唱段,尚长荣的唱段,李长春的唱段,康万生的唱段,孟广禄的唱段,等等。裘盛戎的唱段不用说了,标准的铜锤大花脸;而裘派的发展更是令人欣喜,十净九裘,香火不断。记得汪曾祺在一篇文章中说过,别的花脸唱的是行当,而裘盛戎唱的是角色。这可真是绝妙、精当的评价。


    不过要说起裘派的名戏《连环套》,作为铜锤、架子两头抱的窦尔墩,裘派演得太过庄重;我更喜欢袁世海架子花脸的窦尔墩,他演出了窦尔墩的匪气,而匪气更符合人物的性格。比如:“窦尔墩在绿林谁不遵仰,河间府为寨主除暴安良……”这一段的气口儿、龙虎音儿,袁世海拿捏得绝了。但我们重点欣赏的是袁世海的《九江口》。


    康万生的《包公辞朝》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的舞蹈身段,飘逸洒脱,又不失凝重。这不是一出流传很广的戏。


    我对孟广禄的《探阴山》中的那句自以为是的修改十分愤慨,裘盛戎原文是“又过五殿哪得安然”,他偏要画蛇添足地改为“又过五殿一殿一殿哪得安然”。我不知道阎罗殿中的五殿是不是第五座殿,即使是,“一殿一殿”也才到了第二殿,还是没到第五殿,何必呢!


    遗憾的是,没有邓沐伟的唱段。邓沐伟是裘派演员中很富书卷气的一位。 


    到了欣赏大花脸唱腔的时候,室友就去关上房门,他知道我没准儿什么时候就要嚎上两嗓子了。结果,常常有人提出温柔的抗议:“你要唱就好好唱,不要像扔靴子似的唱一句就停下了,干等没有下一句;刚安静下来,你突然又唱一句!”这就是趣味吗,哈哈哈哈。


    是我成功地培养了一位京剧爱好者,还是京剧又征服了一位听众、观众,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听戏入迷的趣味让我们共同度过了枯燥乏味的闱中生活。把无聊变成了有趣,多亏了京剧,多亏了我带影碟机,多亏了我喜欢京剧,多亏了我的室友以超快的速度成为铁杆戏迷!


    闱中的趣味自然不只这些,要知还有什么,且听下回分解。

    时间:2011-07-07  热度:782℃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20 个评论

    1. 回复
      王春

      沙发。对京剧那些事如数家珍,佩服。夹带影碟机的情节有余叔岩《搜孤救孤》之妙。[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哈哈哈,你好。[/quote]

    2. 回复

      果真戏迷啊。可惜,我是戏盲。呵呵[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收到你的书了。[/quote]

    3. 回复
      赵凤霞

      虽然我不懂京戏,但是看了张老师把韵味十足的京戏和美丽的修辞、风趣的文风、率性而为的性格一锅给烩了,各有各的风味,让人忍俊不禁,甚至哈哈哈……[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哈哈哈哈,你好赵老师。[/quote]

    4. 回复
      温海玉

      有兴趣爱好,无聊的生活也会充满乐趣.[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这也是要努力转化的。把忍受变为享受吧。[/quote]

    5. 回复
      小鱼

      1.开头的有“苦”趣儿,是衬托吧:“二十个日日夜夜,100多人被囚在两个篮球场那么大的空间,所有的电子设备都要上缴,不能同外界通话,不能上网,不能听歌儿;电视效果极差,雪花点儿纷飞”
      2.中间的有“情”趣儿:看您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嚯,你看了那么多现代京剧呀,还有京戏呀。老戏骨!
      3.结尾的有“风”趣儿:把无聊变成了有趣,瞧,室友,那铁杆戏迷嘿!
      呵呵,好一个闱中“听戏”!呵呵,看来,“逼上梁山”后,听戏的爱好,发挥到了极致了呀。[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小鱼在这里游来游去。[/quote]

    6. 回复
      卯卯

      没能坐上您的沙发,即便坐在小板凳上,也要静等您的“下回分解”![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春鹤来坐小板凳。[/quote]

    7. 回复

      最为难得是痴迷,痴迷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享受!痴迷其间,沉溺其间的人可也真是可爱![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哈哈哈,能够痴迷也是一种机缘。[/quote]

    8. 回复

      若是您那室友再和您来个“对白”:《闱中记趣之听戏》,岂不更加的相映成趣啊![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很好的建议。[/quote]

    9. 回复
      梦飞

      文章写的好,也曾入闱过,却没有你这番快乐![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趣味在于用心去寻觅。[/quote]

    10. 回复
      曾春

      闱中不是在享用,而是不断的学习,所以有趣。

      仰慕老师。[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曾老师光临。[/quote]

    11. 回复

      真戏迷!枯燥乏味的生活中取乐,学习了![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再次欢迎王老师光临。[/quote]

    12. 回复
      huyunxia

      虽说我是戏盲,但看到这样精彩的论戏,我还是忍俊不禁。祝张老师越活跃开心。[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刚回复完一条,郭老师有到,再次欢迎。[/quote]

    13. 回复
      鹃子

      忙碌,但也很惬意的闱中生活,哈哈[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娟子是一个美丽的符号,哈哈哈哈……我的这个命名可是有专利的呀[/quote]

    14. 回复
      冰之语

      冰之语来报到了,欣赏张老师的京剧传奇。因为我的小资情调浓厚,所以爱越剧,说来也算和您有一点共同爱好。[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是呀,百戏同源,因此也算同好了。[/quote][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是呀,百戏同源,因此也算同好了。[/quote]

    15. 回复
      三江客

      拜读了您的两篇文章,很有韵味。问候张老师。[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三讲客你好。[/quote]

    16. 回复
      史世峰

      本自无聊赖,所幸趣中人!入闱,无奈,有张老师又别有意味![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哈哈哈,趣味很重要。[/quote]

    17. 回复
      水孩子

      变无聊为有趣,境界也。并且,水孩子看后很替那个和您同室的老师庆幸……[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还是一个心境的问题。特定环境不能改变,就只能改变心境。[/quote]

    18. 回复
      春耕

      把那些无奈的日子过得跟戏一样,真是奔放雅致,超脱得很。
      我的浅见戏能让人心慢下静下来沉下来,回到从前,也能让人心浮上去高上去,远离当下的烟火。我喜欢过赵志刚,可惜未能持续,在南京听过一次白先勇改编创导的牡丹亭,那纯净与华丽,永生难忘啊。[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有春耕就又夏耘、秋收、冬藏。职业也是如此。[/quote]

    19. 回复
      小鱼

      呵呵,先生好!“听戏入迷”“品茶悟道”“红袖添香”……——
      好一似,空山闻籁!
      以朴为简,“闱中记趣”,在你我他的参照系里“静止”,“衍射”,“逆转”……
      叫一声俺们的张老师,您的如许斑斓的乐趣,来自何方呢?
      那戏,那茶,那红袖,那小旦,那花脸,那清茶,那夜晚,那月亮,那狂人日记,那赤壁赋的吟咏,那旗袍的背影.,那猫步的阿娇……
      嘿,闱中乐趣,这还不是“全部”?这种情调,够酷。
      到此时,倒叫俺有话难讲咯。
      不如听戏,喝茶!
      瞧,您在海上听过望江亭,锁麟囊吗?昨儿,小鱼听了整整一个晚上呢。许是某人的最爱呢。
      呵呵,此刻的外面,雨声喧,雷声乱,人声杂。
      这光景,多半属于自己和朋友。
      我明天北上,这些日子,比较赶,浑身痛,今日小憩,估计一周后,方可休整。就此搁笔。
      祝您假日愉快!

    20. 回复

      有聊才听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