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戏读《水浒》:狭隘的市民英雄

    武松是深受读者喜爱的英雄,甚至已经脱离《水浒传》独立出来,成为坊间传颂的人物。要是按照我们早年被灌输的阶级分析的方法,你说武松是哪个阶级的?他肯定不是农民,因为他生活在县城;他也没有家业,也不是工商业者,他哥哥以卖炊饼为业,是城镇小手工业者。武松确实连作炊饼的手艺也没有,他游手好闲,是城市闲汉,专事饮酒斗殴。因为酒后与人争执打了人,以为打死了才亡命江湖的,逃到了小旋风柴进家了。


    在家的时候,是靠着哥哥的手艺过活的,从这个角度看,他是一位“啃兄族”,他寄生在哥哥的家里,这也是为什么对哥哥有那么深感情的原因之一。到了柴进的庄园,他仍然是寄食者,就是一个食客。初到庄园,人家柴进对他也是礼遇有加的,但他不识抬举,性格暴躁,经常打骂下人,下人就不断向主人说他的不是,他也就渐渐被边缘化了。对于柴进而言,你武松在我这里,我本来以为你是有利用价值的人物的,可是住了许久也没见有什么异能,只得知有一身的臭毛病;我这里也不差一个吃闲饭的,所以没必要撵你走,但是也别想着得到过度的礼遇了。这一点从林教头棒打洪教头那一回已经可以知道了,柴进是见过场面的人物。


    宋江和弟弟宋清逃难来到了柴进家,也是受到隆重的礼遇。不断喝酒,让宋江受不了了,想以撒尿为借口躲一杯酒,晚上院子里很黑,没看清楚,把一把装着炭火的铁锨柄给踩了,把炭灰弄了在那里烤火的武松一脸,武松的火爆脾气顿时发作,要大打出手,口中还说着对柴进的不满之词。武松何以在院子里烤火?他得了疟疾,想回家又没有路费,生活陷入困顿,虽然并不缺少基本的吃住,却没有零花钱,想喝酒恐怕也是不可能的。看到一个黑矮的汉子居然得到了柴进如此的礼遇,心里自然不愤,要知道武松可是美男子。他是想拿这惹了自己的黑矮汉子出口恶气。


    这是作者的匠心,武松成为英雄的转机出现了:他要暴打的这位黑矮汉子,竟然是自己渴慕已久、闻名江湖的山东及时雨呼保义宋江!于是,因为宋江的面子,武松又上了柴进的台面,重新得到礼遇。宋江的精细之处也又一次体现,对武松的嘘寒问暖之情,让武松不由得想起了因为自己惹的事常常要给人家赔礼的兄长来,路费不成问题了,就回家吧。


    说话间就来到了景阳冈,是那只大虫成就了武二郎的打虎之名。武松是爱面子的,也喜欢说大话。借着酒劲说了些夸耀自己功夫的话来,也不算过分。真上了景阳冈,心里还是发了虚,这不奇怪,是人之常情。打虎的事情,虽然客观上也算为民除害,但主观上是为了保命。何况那时也没有保护老虎的法令,动物保护组织也没有诞生。可是,从老虎的角度想,虽然那时偶尔被武松打死一只,被李逵杀死四只,被谢珍谢宝哥俩打死一只,大多数老虎还可以逍遥自在地啸聚山林,现在可都进了笼子了。


    打虎暴得大名,获得了在江湖上混的砝码,赢得了出身,做了都头。看到了哥哥,知道哥哥成了家。知道嫂子是个骚货。这不能怪潘金莲,人家好好做个使女,被主人纠缠上了,可是女主人不干了,就把她赔钱白给了全县最丑陋的武大郎。武大郎白捡了一个美貌的媳妇,肯定是窃喜的,甚至也做好了当王八的准备,从他被西门庆踢了得病哀求潘金莲给他治病的时候就明说可以不追究这件事情。潘金莲看到武松是心中暗喜且喜形于色的,她在大户人家做使女,见过世面,也颇解风情,知道男人是难过美人关的。她的如意算盘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只要武松肯,不会出事。要是换了矮脚虎王英,肯定成了,不用潘金莲杀武大郎,他就杀了。毕竟武松是条汉子,伦常的道德是坚守的。从作者角度看,无论武大郎、潘金莲,还是西门庆,都是过场人物,都是为了烘托武松而存在的。所以潘金莲在武松那里吃了闭门羹,红杏终究要出墙,于是就有了和西门庆的偷情。一个颇解风情的美丽少妇,一旦遇上了潇洒的情场老手,干柴烈火的,不燃烧才怪呢。大概潘金莲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做女人的快乐。从主人家的状况看,也就是主人经常踅摸着要把她弄到手却总得不了手,这说明潘金莲的智慧。她知道和主人的这种偷情是没有好下场的,因为主母太厉害;她向主母告发主人是想博得主母好感的,不想主母太聪明了,知道她早晚有一天会顶不住主人的纠缠,就快刀斩乱麻,把她给贱卖了。和西门庆就不一样了,自己的老公是个窝囊废,对自己百依百顺还觉得有愧呢,即便事发,也是可以应付的。只是别被武松知道就行。


    当武松给县官运送脏银外出的当口,就是潘金莲和西门庆偷情的最佳时段。回来以后,晴天霹雳。因为早就对嫂子的骚气有感受,自然知道了兄长的死事出有因。你看武松的作法,先告官,但在县令的眼里你就是个都头,是个腿子;人家西门庆则是利益共同体。你武松只配把脏银帮我送走,而西门庆可是给我送银子来的呀;没有送来给我的,怎么有你帮我送出去的?


    武松的精细在于深谙世事,他知道合法的途径是没戏了,于是就走了一条合情的途径。不露声色地祭奠,假借请街坊吃饭,派土兵把守房门;私设公堂审问王婆和嫂子,让街坊把口供都记下作为证词;去寻杀奸夫,割了头拿回来,带上街坊一起到官府投案,以求宽大。


    要说县令和西门庆毕竟是暂时的利益共同体,凡是利益共同体都是暂时的,没有永久的。既然这个链条已经断了,也就没有必要维护,那样太费心思。既然武松已经把所有的案情都查清,干脆顺水推舟;毕竟还帮助自己护送过脏银,权且饶放他。改讼词是官吏的拿手好戏,一改成西门庆、潘金莲私通在前,毒死武大郎,又不准武松祭奠在后,因此斗殴,失手打死嫂子,又将前来寻衅的西门庆打死,武松的主动寻仇变成了被动自卫,死罪就没了。看来,有时赃官也做好事,他留下了武松这个活口。


    到了孟州监狱,武松的狭隘就暴露无疑了。有了打虎的资本和武都头的职位,在江湖上有了名号,就越发充硬汉;好在监狱长的儿子施恩有求于他,用了可笑的借口免了杀威棒。于是就为醉打蒋门神做准备。在十字坡上,他曾经用言语挑逗过孙二娘,这回他还是要挑逗蒋门神的老婆。当然,是为了打蒋门神,不是出于色的目的;不过,鲁智深从不这样。我总觉得,打蒋门神是武松的一个污点。蒋门神固然不是好东西,他抢了金眼彪施恩的生意靠着比他爸爸官职更大的官员,是大官吃小官;而金眼彪施恩也不是什么好鸟,他在快活林开店,盘剥过往的妓女,其实很下作。他在靠山的官职上和蒋门神没法比,就到黑社会找打手解决问题。武松就是他为了解决自己利益问题最好人选。要说施恩也很实在,他把自己的行状和打算都同武松和盘托出,武松也没有认为他的作法包括盘剥过往妓女的事情有什么不对。这时武松也需要有人对他有所照顾,但除了酒肉上的满足,也需要有人对自己哥哥长哥哥短的叫着,以体现英雄的自尊心。


    打蒋门神的根本,是以暴易暴,以不义对不义,除了拳脚上比蒋门神厉害,看不出有什么道义上的高尚。


    你看武松是不是有点狭隘?


    紧接着武松就陷入了更为刻毒的阴谋,被请到了张都监的府上看家护院。张都监还把自己的养女许给了武松,使得这个没真正近过女色的汉子心潮澎湃。市民出身的武松,够有心机了,但那只是市民的精细甚至狡猾,与官场的比起来,太小儿科了。武松被弄得迷迷糊糊,真以张都监为自己的恩公了。帮助抓贼,于是被当贼抓。于是再一次倒霉。金眼彪还算义气,不断使钱,多亏了人家上级贪官再一次认钱,使得武松活下来。官场上没能置武松于死地,就在路上下手。这时武松的机警再一次救了他,于是他大闹飞云浦,显出了先下手为强的英雄本色。杀戒已经开了,就来个彻底的,杀回张都监的府上,全府上下,张都监一家包括孩童自不必说,斩尽杀绝,就连马夫更夫使女也一个不留。最后还要在墙上蘸着别人的血写上“杀人者武松也”,所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杀人我承认,有本事你抓我。


    在《水浒传》中,血溅鸳鸯楼以后,武松的戏就算演完了,情节中再也没有超过这几回书的了。


    从景阳冈武松打虎开始,接着醉打蒋门神,大闹飞云浦,最后血溅鸳鸯楼,武松的每一次出手都和自己的利益密切相关。作为一个市民英雄,他张扬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加倍犯人的准则,在无权无势的状况下,也自有他的道理,毕竟不是主动杀人和滋事。这大概也是武松受欢迎的主要原因。尤其对于弱势群体,对待欺负自己的人也只好憋屈地忍着,看到有人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仿佛解了自己的心头恨。


    但是,武松的醉打蒋门神能和鲁智深的拳打镇关西、大闹桃花庄相比吗?武松的血溅鸳鸯楼那种一个不留全杀光,能和鲁智深的智取二龙山只杀邓龙一人,并不伤及众人相比吗?


    同鲁智深的每一次出手都是事不关己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相比,武松的每一次出手都是出于自身的利益。因此,我觉得生活在市井武松是一位市民英雄,只是有点狭隘。武松当然有许多可爱之处,但我不太喜欢。我更喜欢鲁智深。

    时间:2011-05-13  热度:1103℃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8 个评论

    1. 回复
      温玉儿

      张老师分析得细致,解读得有趣。学习了。

    2. 回复
      三江客

      学习了,问候张老师

    3. 回复
      史世峰

      有所期待,接续“精彩”,又是一篇洒脱率性好文!

    4. 回复
      南宫竹凌

      呵呵,“武松当然有许多可爱之处,但我不太喜欢。我更喜欢鲁智深。”就是说你喜欢,而只是“不太喜欢”,就因为你之所谓“狭隘”?
      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第一,武松是美酒成就英雄。《水浒传》中描写最光彩夺目的英雄莫过于武松,景阳冈打虎、斗杀西门庆、醉打蒋门神、血溅鸳鸯楼,都很痛快。 在梁山泊众好汉中,武松应该算是最抢镜头的酒中豪杰。
      武松景阳冈打虎之前,进入酒店的第一句话是:“主人家,快把酒来吃。”有此句,才有连吃十八碗酒的豪饮,才有“三碗不过冈”的韵味,才有半醉半醒上冈的逸趣,才有醉态折棒的波折……一句话生出多少文章,故金圣叹批道:“好酒是武二生平,只此开场第一句,便如闻其声,如见其人。”
      第二,武松是一个专打天下强暴的义士,敢作敢当。是一位叱咤风云的孤胆英雄,怎么就“狭隘”了?这一形象,数百年来一直激荡着人们的心灵,受到读者敬仰。
      [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光临。和鲁智深相比,武松就是狭隘。同样是杀人,连妇孺都杀的人,是不够英雄的格的。说他狭隘,他恐怕比狭隘还要狭隘。还是戏说。[/quote]

    5. 回复
      南宫竹凌

      (接上)第三,施耐庵为什么能把这一形象刻画得如此鲜活动人呢?我认为其中最主要的艺术手段就是运用美酒烘托,可以说武松是美酒烘托出来的英雄。施耐庵运用浪漫主义的想象和夸张手法,借助“酒”这种媒介,塑造了武松的旷古英雄形象。醉打蒋门神,夺取快活林这一回目,写出了武松有勇有谋,既写他借酒发威,凭着超人的勇力制服蒋门神,又表现了他粗中有细,他要在看清对手的相貌及周围环境后才开始摆开架式与之对打。
      当然,作为宋代绿林好汉的一个典型,他却带有那个时代的草莽英雄与生俱来的性格缺憾:常常嗜酒若命,仗酒使性,即玉新君所谓“滥杀无辜”之孽源也。
      这样的英雄能不喜欢?
      总之,武松是“美酒”英雄,不是狭隘英雄。
      知道你是戏说,故不可较真。个人有喜好。不想争论。说说而已。
      权作妄言。
      [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南宫竹凌光临并发表高论。十分渴望看到你的专论或戏说。[/quote]

    6. 回复
      春耕

      实则也可以说,武松是一个极端自私的兽性英雄。
      他至爱自己的“英雄”的羽毛,是英雄就要被重视,被呼拥,当他被柴进冷落的时候,他就发脾气,为小事要抽黑矮子,一听说黑子就是宋江,便拜下去,因为宋江是江湖上公认的英雄,而宋江也从言语上重视他,他自然也是个英雄无疑。
      他杀人,主要是因为他没有受到英雄的礼遇。他被张都监一伙当成了一个傻鸟来算计,他当然要泄恨,以致一时性起,滥杀无辜。在景阳冈上为了维持他的英雄气概,他不是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了吗,别人的无辜者的性命又有什么值得顾惜的呢!
      他早到了成家的岁数,却始终对女色不感兴趣,甚至心存畏惧。英雄竟不爱美女,我觉得下意识里,是因为他爱他英雄的羽毛,害怕女色会消减他的英雄气概。
      自然,对于给他以英雄待遇的人,他不论其义与不义,他以愿意死相报的。
      所以他是个没有人性,更谈不上理性的兽性的英雄。[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春天来了,欢迎春耕。[/quote]

    7. 回复
      yfch

      或许,美的就是这种“不一样”吧。[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yfch,欢迎你。
      [/quote]

    8. 回复
      曹公奇

      见解非同一般,呵呵,戏说的有理!问候你![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曹兄请把你的确切地址告诉我,要寄去拙著一本。哈哈。[/quote]

    9. 回复
      南宫竹凌

      岂敢“专论或戏说”,只是胡说罢了。
      给您推荐:
      Tell Me Why
      http://t.cn/hrHyQ
      愿与大家共享之。

      [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感谢再次光临。[/quote]

    10. 回复
      惠杉

      《水浒》尚道,尚佛,但批儒。行者武松身上体现的恰是这种文化的考量与批判。任性、率情、张扬、义气,嫉恶如仇,扶危济困,机智果敢,视死如归,真男儿也[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其实,一个英雄却杀妇女儿童,其英雄的格是不够的。不管什么理由。因此我也特别讨厌李逵。[/quote]

    11. 回复
      卓立子

      英雄,这是一个缺少英雄的时代,即便如武松者,我喜欢各式英雄,这可能是我的狭隘的英雄爱慕主义!哈哈![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你好卓立子。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和讨厌的英雄。这很自然。[/quote]

    12. 回复
      chris Paul

      张老师分析的确是细致,学生愚见,学生认为这些完美中带点瑕疵的英雄比这些太过于完美的人物给读者的印象更加深刻,施耐庵让英雄武松拥有狭隘,正是武松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原因之一。

      [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自然,和矮脚虎王英相比,武松不错。[/quote]

    13. 回复
      水孩子

      我也喜欢花和尚,虽然他是花和尚,但他真实、可爱、仗义,江湖话说他讲究……武松就是长得还过得去罢了。[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哈哈哈[/quote]

    14. 回复
      王春

      名曰戏读文本,实为细读文本(close reading)的典范之作。[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实为戏读,非为细读。哈哈哈[/quote]

    15. 回复
      我晕死了

      顶啊,好文章[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我晕死了你好。[/quote]

    16. 回复
      一片云

      对欺负自己的人给予有力的反击,是英雄,佩服!——解恨解气(许多人都有这种心理,因为自己许多时候不能给自己解气解恨)
      对拔刀相助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是英雄,可嘉!——值得赞颂(许多人却不学习,因为人许多时候总是只为自己)

    17. 回复
      崔积成

      张老师目光如炬,照亮武松与鲁智深灵魂之高下!

    18. 回复
      云飞扬

      武松纵然狭隘,但仍是个英雄,不过是个草莽英雄。但这种率性而为的性格在古典文学中实在难见。今天,我们应当怎样培养学生阳刚、向上、健朗的品格,光靠软绵绵的焦仲卿,以及牢骚满腹的文人形象是不够的。[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云飞扬。单一的东西肯定营养不良。一个狭隘的草莽英雄同样不会对学生的阳刚之气的培养有多大价值。武松的性格中有一种凌驾于众生之上的东西,而他根本就没有相应的头脑。这样,凭着简单的头脑和强壮的身体做事,终究还是狭隘和草莽。云飞扬以为如何?[/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