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是那一抹残阳——读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

    最是那一抹残阳


    ——读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


     


    枯藤绕着老树,


    老树上落着黄昏归窠的乌鸦,


    小桥下那潺潺的流水呀,


    旁边也坐落着一户农家,


    荒凉的古道上,西风又起


    只有,离乡的游子骑着瘦马。


    夕阳,此刻就要西下,


    思乡,思乡的人儿呀,


    还浪迹在——天涯。


        为了修订翼健先生主编的长春版国标教材,又翻出了我1995年编著的《初中文言文学习手册》,找到了我那时翻译的《天净沙·秋思》,真是颇多味道一时涌上心头。当时,我是热衷于这样的翻译的,也从改写的角度引导学生这样做。刚刚工作十年的我,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自我感觉翻译得很不错。


    今天一看,这翻译同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不是差远了吗,为什么要用比人家原作更多的文字去解说并不难懂的作品?而且,无论如何我也不能重现原作的意境呀!虽然,为了引导学生走进诗歌,我敢于这样示范对学生还是有很大影响的,而且一些学生也的确通过我倡导的改写有了写作上的长进。可是,有什么比让学生诵读原作更有价值,有什么比让学生结合自己的感悟解读原作更有价值?


    与此相关的问题就是文言文的翻译,尤其是要命的直译,但是没办法,高考就这么考。


    今天,面对初中学生,我将如何讲解这首王国维认为的“纯是天籁”以及“深得唐人绝句妙境”(《人间词话》)的“曲状元”呢?


    如果我当年还算理解这支曲子的话,今天看来,在译诗中就是抓住每句中的关键点,兹细述如下。


    “枯藤老树昏鸦”一句,虽然写了枯藤、老树、昏鸦三个景物,每个景物的构词都是偏正关系:枯——藤,老——树、昏——鸦,枯、老、昏修饰藤、树、鸦,使得原本客观自然的景物染上了主观的色彩,正如王国维说的“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


    三个染上了主观色彩的景物又不是并列摆放的,而是环环相扣、重点突出的,枯藤是缠绕在老树上的,昏鸦也是落在老树上,老树是一个支撑点,但是落在老树上的昏鸦才是情绪的落脚点,因为枯藤和老树都是静态的,而昏鸦时而静态时而动态地点缀在那里,偶尔的聒噪让画面顿时生出凄凉和无奈,满怀的愁绪都笼罩在那难听的聒噪声中了。


    “小桥流水人家”一句,同上句相同,虽然也写了小桥、流水、人家三个景物,每个景物的构词都是偏正关系:小——桥、流——水、人——家,但与上一句自然景物比较,这三个景物主要是人为的东西,因为有流水,才在流水上修建了小桥,因为修了小桥,小桥边才有一户人家。重点是落在人家上的。对于浪迹天涯的人,有什么能比看到了人家更引起思乡的情绪呢?人家总是逐水而居的,为了方便,就要在水上架设小桥的。这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符合农耕社会的基本生存状态。人家不能过多,那样画面感要折损许多,有一户人家就足够点染当时的心境了。


    “古道西风瘦马”一句,同上两句相同,虽然也写了古道、西风、瘦马三个景物,每个景物的构词都是偏正关系:古——道、西——风、瘦——马,与上一句的景物描写不同,有人为的有自然的景物,其中古道是人为的,但有了较长的历史,所以称为“古”,这也暗示了这道路上千百年来不断重复上演着眼前的一幕,使得当下的境况有了上溯的纵深感。西风是自然的景物,却只能感受,不能描画;刮起西风的时候自然是秋季,这就照应了题目“秋思”,而西风自然要扬起古道上的灰尘,使画面迷蒙着一层昏暗的色调。古道上扬着西风,在古道上,西风中,一匹瘦马踽踽而行,表面看重点虽然在这匹瘦马,却是要写骑在瘦马上也如同瘦马一般消瘦的骑马人的。长期的羁旅,马都羸瘦了,马且如此,人何以堪?但是,这里并不写人,而是留着在最后点题,只是读者的思绪自然会联想到骑马的人而已。这里的妙处真是不可尽言。


    “夕阳西下”一句,最是传神,和前三句相比,至此才出现一个动词。在旷野的古道上,在小桥流水的人家旁边,从远古就一直这样吹着的西方,此刻又吹起。此刻,那一抹血色的夕阳,冉冉西下。要是回顾一下整首小令的色彩就会发现,枯藤、老树是枯黄灰暗的,昏鸦是黑色的;小桥是木制的,自然也已成黑的色彩了,秋天的流水是澄澈的,这里重在写其声而非色彩,人家或许是茅舍吧,也不会有青砖红瓦那样的鲜亮。一切都是昏暗的,缺少一点亮色,使的悲情充溢,令人压抑欲死。就在此时,那一抹血色的夕阳,缓缓落下,因为缓缓,所以还有一段可以目睹的时辰,让那血色上能挂在天边,照亮这灰暗的画面。


    “断肠人在天涯”一句,呼之欲出地点出了这画面中的灵魂。这一位断肠人,为名为利还是为情?此时,作为断肠人,一切并不重要了,只要是浪迹天涯的断肠人,一怀愁绪没有分别。


    回顾我当面的译诗,我稍感欣慰的是抓住了核心。


    区区28字,着墨不多,却洗练传神,浑然天成。而其中最为显著的标的,就是那一抹血色的夕阳。

    时间:2011-04-18  热度:1730℃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21 个评论

    1. 回复
      小鱼

      呵呵,我先坐沙发,回头再细品.[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小鱼从游,优哉游哉。[/quote]

    2. 回复
      温海玉

      跟在小鱼后面,占个位置再说.[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温老师。[/quote]

    3. 回复
      张玉新

      玉新兄,我的书稿已经校完寄回了,特汇报一下。你在忙着修编教材么?[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是的木棉。[/quote]

    4. 回复
      张玉新

      又见精致好文,如品香茗,回甘在口啊[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世峰别来无恙乎![/quote]

    5. 回复
      水孩子

      很多孩子上了高中以后学习诗词也是一句一句的翻译,据说这是初中老师打下的底儿。甚至要求我给他们翻译……古诗词翻译成现代的,说实话,怎么优美的现代语言在古诗词面前都会失色。以前我也曾反思是不是自己教学不够扎实(没有逐字带着学生翻译,而更多是让学生读、背、悟),看了先生的文字,略略放心。当然,需要更努力……问候您![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水孩子好。[/quote]

    6. 回复
      张玉新

      本文引我重新品读《天净沙 秋思》。张老师的文章让我想起来唐诗宋词鉴赏辞典,已然达到一种鉴赏的境界。[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玉儿到此一游。[/quote]

    7. 回复
      张玉新

      张老师,大家就是大家。这么熟悉的散曲,您也能解读出独特的韵味,真够我学一辈子的。[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多日不见,欢迎王老师光临。[/quote]

    8. 回复
      张玉新

      张老师的理解太深刻了,很受启发,最近在阅读你的《张玉新讲语文》[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侯老师光临,请喝香茶。[/quote]

    9. 回复
      张玉新

      学习了。问候张老师。

    10. 回复
      张玉新

      很有深度,很有深度[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娟子这可不是深,是浅呀。哈哈哈哈[/quote]

    11. 回复
      张玉新

      最是那一抹残阳,说得真好!张老师,我就是喜欢听您这样来讲解,当然听的时候最好还有茶能品。哈哈,张老师,敬您一杯茶吧![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谢谢小小猪的茶。[/quote]

    12. 回复
      兰芷汀

      您总可以给我指明方向![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兰芷汀![/quote]

    13. 回复
      张玉新

      只是夕阳无限好,何必惆怅近黄昏,残阳如血,艳入您张先生法眼了,哈哈哈!
      学习![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卓立子卓然于中华语文网。[/quote]

    14. 回复
      云东小弟

      教读本曲的时候,就觉得很悲情,现在读罢张老师的文章,更觉本曲悲情充溢,令人压抑。遂想向张老师请教一下,我也教过很多思乡的诗歌了,很不能理解思乡中的那种令人极为伤感的东西,以本曲为例,思乡能思到这种地步吗?还是作者另有隐情?[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运动小弟你好。所有解读都是读者浇自己块垒,如是而已。[/quote]

    15. 回复
      忙里偷闲

      呜呼!无怪初语老师备受高语老师的谴责,惭愧!教了这么多遍品了这么多遍《天净沙 秋思》,也没解出其中滋味来,汗颜!感谢玉新老师的精彩解读!请玉新老师喝茶![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请你马忙里偷闲喝茶。[/quote]

    16. 回复
      艾简

      冤家来了!!!
      说三句话:
      1.有一个大优点要谈谈:此文解读深刻,不容厚非。
      2.有两处错误需要揪揪:(1)一匹瘦吗踽踽而行,其中的“马”字;(2)在小桥流水的人家傍边,其中的“旁”字。
      3.有一个分歧需要晒晒:
      最后的小桥、流水、人家为什么非要是灰暗的色调,为何不是搭配得和谐而静谧的美丽画面,甚至水的色彩与人家旁边的竹林都有一抹温暖的绿色?人家屋顶上还有丝缕袅袅的炊烟,这温馨的画面更从反面显得耀眼,刺痛天涯游子的心,平添他的思乡之情?
      [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1.不值得称赞。
      2.已经改过,谢谢。
      3.各随其意,不必强求。[/quote]

    17. 回复
      张玉新

      几个相似的词儿随意的一堆,就成就了一篇佳作!这种功夫绝对了得!
      这首诗,教了这么多年,我都没有教出一点儿道道,真是惭愧![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你好,欢迎光临。[/quote]

    18. 回复
      范纲

      枯藤绕老树,
      黄昏归窠鸦。
      不知桥下流水,
      流入何人家?
      我欲循古道而去,
      看书剑别样隐士。
      可奈何,
      西风骤起,
      吹落满地黄花。
      只能够,
      再催促坐下瘦马,
      看夕阳西下,
      挽长弓、对天涯,
      遥寄心影孤寂。

    19. 回复
      张玉新

      整体上很喜欢你的欣赏方法和你的观点,但有一点不太同意。“小桥流水人家”,不是冷色调,而是暖色调,只是这一丝温情属于别人,不属于“断肠人”:两相对比,更反衬断肠人内心的悲凉,“以乐景写哀情,一倍增其哀乐”。张老师说:“小桥是木制的,自然也已成黑的色彩了,秋天的流水是澄澈的,这里重在写其声而非色彩,人家或许是茅舍吧,也不会有青砖红瓦那样的鲜亮。一切都是昏暗的,缺少一点亮色,使的悲情充溢,令人压抑欲死。”个人感觉有点牵强,冷暖色调的对比有反衬效果,1,3,4句的冷色调的重复有加强漂泊感的效果。见笑了![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欢迎争鸣。[/quote]

    20. 回复
      罗兰

      张老师,我认为你当年的改写是很好的,有一种咏叹调的风格,所以读到结尾,我就自然而然的读成了:思乡,思乡的人儿呀,还浪迹在天涯——天涯。简直有一种回味无穷的感觉了。[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罗兰,很浪漫的罗兰呀。[/quote]

    21. 回复
      飘儿

      无意间看到这么一个好地方![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飘儿就悄悄地飘来了。[/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