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意气独老成——读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川》

    少年意气独老成


    ——读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川》


      说明:本文是为张翼健先生主编的长春版国标教材初中版而写。


      据报载,1999年在越南海防发现了王勃父子墓。王子安,本来是绛州龙门(今山西河津县)人,怎么跑到越南去啦!
      这还真得从头说起。名列初唐四杰之首的王勃,门庭可算显赫,祖父是隋末大儒文中子王通。也许是秉承着家族的文化基因吧,六岁能文,可谓早慧;十四岁应幽素科及第,可谓少年得志;十六七岁授朝散郎、沛王府修撰,可谓官场得意;十八九岁戏作《檄英王鸡》一文,得罪高宗,被逐出王府,可谓官场失意;咸亨四年(公元673年)求补虢州参军,不久又因事获罪免官,牵累到他父亲被远放交趾(今越南境内),可谓殃及严尊。无官一身轻的王勃在前往交趾省视途中,因渡海不幸溺水,因惊悸而死,才二十八九岁!
      《送杜少府之任蜀川(或作“州”)》写于长安是定论,从诗中可知。对《旧唐书》《新唐书》本传比较,我觉得可能写于及冠之年之后,确切地说他因戏写斗鸡檄文“斥出”王府后便赴蜀中游历,当在游历回到长安之后,“补虢州参军”的任上。“同是宦游人”应该不是“授朝散郎、沛王府修撰”之时。这样的推断是有感于诗的格调。作为赠别诗,本诗与同类诗作迥然不同,它摆脱了同类诗作的伤感、低沉的情调,表现出开朗、乐观、豪放的情怀,从中能感受到奋发向上的精神。
    这种格调让人思考:诗人要么“文章老更成”,要么少年老成,而后者显然是正确的选项。
    且看王子安的少年老成是如何述诸笔端的吧。


    送杜少府之任蜀川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首联对仗十分工整,属“工对”中的“地名对”,既点明了送别之地,又点明了友人即将宦游之所。我总觉得王勃是游历剑南回来后又做了官的时候在长安送别杜少府。在长安的城楼上隔着“风烟”是“望”不到五津的,但这个“望”字却真的将两地连在了一起。肉眼能看到的,并非“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超越了视域是什么也看不到的,但是望去一派迷蒙的烟雾在肉眼能见的范围内,真是阻隔了人的视线,这一笔写实也自然流露出几缕离情别意。长安的城垣、宫阙这是一个点,被辽阔的三秦之地所“辅”——护持、拱卫,这就把一个点扩散到一个广阔的面;蜀川也是个点,但不说蜀川而说五津,这又由点扩散到一个面,虽则为了和三秦对仗,把朋友要去的地方说成一个比较模糊的面,而且诗人可能已在那里游历过,回来后诗文大进了,深知蜀川之山水的奇特,没准儿心中也并不觉得到那里做官是糟糕的事情,所以仕途的漂泊不是不能接受的。那么,超出一般送别诗的不舍之情,就有了现实的解释:自己就是因为离王者太近而获罪的呀。从送别的这个点一直扩散到杜少府的目的地,仿佛两点通过模糊的面而连接在一起了。诗人阅历并不深而词极工,仅仅在文辞上,少年老成已现端倪。
      第二联是散句,“与君离别意”承接首联写惜别之感,却欲说还休。“同是宦游人”一句豁达地消解了送别的感伤。长安对我们本是他乡,便是在长安的相聚,也是宦游他乡;这次你去蜀川赴任,同是宦游他乡;别是客中之别,送是客中之送。虑到了这一点宦海漂泊,则伤感最大限度化解了。对于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诗人,把离别那点事儿拿捏得如此得体,莫非源自他的早慧?此少年老成之二。
      第三联廓开意境,自铸伟词,便成千古名句。宦海哪个不浮沉,客中谁不孤独哉!但是,在宦海之中得遇知己,是人生的万幸,一旦可以称为知己就在人生永远定格,与知己的心理距离绝不会因为空间的距离而疏远。什么是海内,哪里叫天涯?一点灵犀就会让遥不可及成近在咫尺。这样的至情言语,是过滤了人生的芜杂才会领悟到的,二十多岁的诗人何以穿透人生的障壁出此伟词,此句一出而成为后人的定例?这份深刻,是过滤了超越他年龄的哲理,此少年老成之三。
      尾联紧接三联,以对杜少府的殷勤劝慰结束全篇。古人送别直到“歧路”才分手,“歧路”点出了“送”字,与首联呼应,使结构圆合。劝慰杜少府不要做儿女之态,哭鼻子、抹眼泪,语壮而情深,表现了诗人开朗的胸襟。可以想见,这位朋友在京城好不容易谋得县尉这样一个小官,还要长途跋涉到蜀川去上任,恐怕也是一个很不得志的人吧。诗人自己在官场也不得意,这也许是两人引为知己的缘由之一吧。我猜想,杜少府在年龄上恐怕是王勃的兄长,几人能如他弱冠而官呢?但是王勃却能够如此宽慰朋友,反倒像是个仁厚的长兄。对于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诗人,不狂不燥不腻,这份情致只能出自至诚,此少年老成之四。
      这首诗四联均紧扣“离别”起、承、转、合,诗中的离情别意及友情,既得到了展现,又具有深刻的哲理、开阔的意境、高昂的格调,不愧为古代送别诗中的上品。全诗情调高昂,气象开阔,给初唐的诗坛带来了一股清风。
      文词上的老到最显而易见,诗体上的初创之功并不易见。要知道,唐代逐渐成熟和盛行起来的新诗体——五言律诗,在年轻诗人王勃的笔下已经开始尝试和形成,要是读一读王维、孟浩然的五律,读一读李白、杜甫的五律,就会发现这种新诗体在唐代的发展如大江奔流,波澜壮阔。不仅如此,内容上也是开送别诗的先河,一洗往昔送别诗中悲苦缠绵之态,体现出高远的志趣和旷达的胸怀。此诗一出,便把“别调”成主调,在意境上也开掘出前所未有的高格。
        王勃三兄弟皆有才名,其他兄弟都因为政治事件被杀。早慧,在唐朝,是寻常的事情。一般人都因父辈有罪而受牵连,王子安则是自己有罪殃及父亲。他杀了人,一个官奴犯罪了,逃到他家里隐匿。要是不看到他的侠气,敢跑到他家吗?真是太年轻了,他竟然怕败露受到牵连,就把那厮给杀了,本应死罪,遇赦免官。他爸爸受此牵连被贬到了交趾做县令。他去省亲,途中写了著名的《滕王阁序》,途中涉海落水,受惊而死,大约就葬在了那里——越南海防市。过早参与政治,心理年龄没有成熟,是好事还是坏事不好说。人生需要历练,纸上得来终觉浅。


      这一切,都出自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在诗歌上,他还不算少年老成吗?莫非生命之花绽放越早、燃烧愈烈,则生命的长度就要加速进程?在诗歌创作上,王子安太专业了,初唐诗坛堪称一流;在做官上,又太业余了,甚至还没入流。


         命运何以不让诗人人到中年?哀哉哀哉!


    参考文献:


    《新唐书》    中华书局


    《旧唐书》    中华书局


    《历代好诗诠评》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中华诗歌精萃》(上)    吉林大学出版社


    《唐诗鉴赏辞典》    上海此书出版社


    《历代诗分类鉴赏辞典》    中国旅游出版社

    时间:2011-03-15  热度:1004℃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2 个评论

    1. 回复
      张玉新

      才如江海命如丝。[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王勃的兄弟们都是死于非命,家族不幸。[/quote]

    2. 回复
      张玉新

      天妒英才啊!

      我参加县教学能手比赛,今天所抽课题恰为《少年王勃》,张老师的文章让我对王勃的了解更深一步。呵呵![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这可是巧极了。[/quote]

    3. 回复
      云东小弟

      张老师的博文必看。必留言:王勃说老成,在政治上却及不老成,从张老师对其分析来看,莫非他表现在对政治的玩世不恭,对词情却极为老成,这让我有点迷糊。像苏轼,人到中年,名文愈多,皆洞察人情世故耳!莫非王勃如张岱,从父辈身上看到众多的东西————[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云动小弟所思极是,王勃三兄弟皆有才名,其他兄弟都因为政治事件被杀。早慧,在唐朝,是寻常的事情。一般人都因父辈有罪而受牵连,王子安则是自己有罪殃及父亲。他杀了人,本应死罪。我要说的而在文中没有尽言的是,过早参与政治,心理年龄没有成熟,是好事还是坏事不好说。人生需要历练,纸上得来终觉浅。[/quote]

    4. 回复
      张玉新

      拜访了,每一篇文章都耐读,受欢迎,说明张老师有魅力,人气旺。[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三江客来茶杯满。[/quote]

    5. 回复
      位静

      张老师分析的真是深刻,否则我们学习他的作品,只会看到一个孤立的王勃。[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位静是新客人吧。欢迎。[/quote]

    6. 回复
      y

      张老师您好!今天有幸听了您的演讲很是激动,您豪放、耿直的演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讲到您的老师李光琦先生在农村那段实例时,谈到李光琦在农村被感染了农民身上的“匪气”我对农民身上的“匪气”这话有看法,我们单位绝大多数老师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农民”身上的“匪气”,“农民”包括的面太大了吧,希望老师再到其他单位演讲时把,“农民”改成个别农村人身上的匪气更合适一些!!本人无他意只是随想勿怪。[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好的,接受。[/quote]

    7. 回复
      张玉新

      最近博文不断,精彩连连呵!
      春天快乐![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曹兄好!本文是为张翼健先生主编的长春版国标教材初中版而写。
      还要写下去的。[/quote]

    8. 回复
      张玉新

      又是一篇好文!
      说明:本文是为张翼健先生主编的长春版国标教材初中版而写。
      更是让人感动,性情中人真性情,于我心有戚戚焉!
        
      [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世峰好,我要写大约60篇呢。然后恶狠狠地说:“你等着瞧吧!”哈哈哈哈。[/quote]

    9. 回复
      张玉新

      六十篇精致之文,必将又是一部佳作,世峰向您学习,也要努力啊![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世峰得到了“内部消息”,哈哈哈。[/quote]

    10. 回复
      张玉新

      看完心里写满了沧桑,真是世事难料啊,对与错,是与非,谁人又能说清楚……[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是呀,才高八斗,命薄一纸。[/quote]

    11. 回复
      张玉新

      夏雨向张老师学习来了。每读一次都有新的收获。

    12. 回复
      张玉新

      析事拓理,透辟独到;入境掘情,自然煽情,揣测时不觉特合理,咀嚼时方悟是真理[quote][b]以下为张玉新的回复:[/b]
      没你说的那么高明、透彻,但真是我自己读诗的感受。[/quote]